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动物立法 人性虚伪的另一面  

2010-01-05 11:0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nimal legislati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hypocrisy of human nature

■ 沈 彬

 

 

最近动物福利、动物保护成为舆论的焦点。往往哪里有地方政府打狗,哪里有虐猫,就有不少网民口诛笔伐,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亮相,俨然动物保护成为了天下潮流所向,动物福利分子们试图在公共话语空间中,树立起“政治正确”的标准,达到话语霸权的目的。在这个大合唱中,还是有必要发出不同的声音,才能让大家对动物保护立法有个客观、全面的认识。不揣冒昧,向“沉默的大多数”说一些激进的动物保护者没有说,或者不愿说的,也是被主流传媒忽略的事情。

国家真的要“立法”吗?

媒体多多少少误解了最近这个《专家建议稿》,比方说一些新闻报道的题目就是“我国拟立法禁止虐待动物”。其实这只是个“民间”的建议,并不是立法机构组织的立法调查,跟立法机关一点关系也没有。它只是中国社科院的常纪文研究员等学者,与美国国际动物基金会、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等外国非政府组织的合作项目。从立法意义上说,这个《专家建议稿》跟网上帖子的性质是一样的,不代表我国立法机关有此立法意向。请拥护者不必过于亢奋,反对者不必过于紧张。

其实,这是由外国NGO(非政府组织)输入西方理念(且不说是否正确、先进),推动民间主导的立法,这是中国式立法民主的有益尝试。但是——我不是要祭出“帝国主义干涉中国内政”、“某人是外国代理人”的诛心之论——这个《专家建议稿》的起草专家,也至少应该襟怀坦白,说明自己的项目的资金来源,至少要澄清这个项目,不是中国的政府行为,为民间推动立法的公民运动开个好头。

动物福利有“道德优越”吗?

在动物福利之争中,某些动物保护者向不同意见者挥舞道德大棒,将动物福利与国家文明、人类道德“捆绑”,态度偏执,不可理喻。

比如他们将不善待动物污名化。他们有不少似是而非的“科学依据”,如所谓1997年美国马萨诸塞州反虐待动物联盟和东北大学共同进行的研究:虐待动物者对人类进行暴力犯罪的可能性比普通人高出5倍,对财产犯罪的可能性比普通人高出4倍。事实上,这是动物福利组织参与的“科学”研究,其独立性、客观性存疑。下面要说到的希特勒、戈林等大魔头就是极好的反证。

更有论者将动物福利等同于国家文明程度,似乎一日不搞动物福利立法,中国就还生活在蛮荒的茹毛饮血的时代,而搞动物福利的国家是如何如何文明。但他们有意回避一段让他们难堪的历史——纳粹德国的“生态法西斯主义”(Eco-Fascism)。是纳粹最早倡导的有机农业,是纳粹建立了欧洲第一个自然保护区;希特勒和希姆莱都是素食主义者,热爱动物并强烈反对解剖动物和虐待动物。当时竟然有人因为掰青蛙腿作钓饵,被戈林投入集中营!纳粹党信奉的哲学基础,既有黑格尔的理性世界观,又有根源于日耳曼原始神话的自然秩序至上。这就是纳粹卖力的实践当前所流行的“环境友好”政策的思想基础。

人性是极其复杂的,纳粹一方面热爱动物,另一方面却把数以百万的犹太人投进毒气室。其实中国也有人口口声声爱护生命,却要发动“人肉搜索”,搞“宇宙通缉令”,非要置虐猫人于死地,或者直接砸毁狗肉铺子,殴打运猫司机。

最有意思的是,前两年中央广播电台一个声音温柔的女主持,说到虐猫者时,脱口而出:“我当时真是想弄死他啊!”一个对自己的同类如此狠心的人,会对动物产生那么浓厚的感情?这个问题可能还有一个合理解释,在中国这个压力很大的社会里,没有太多的宣泄渠道,既充当动物保护者,又有对“坏人”的“合法伤害权”,所以攻击“虐猫人”之类,简直成了中国式的嘉年华。

但,我实在看不出,爱护动物与道德高尚间的必然关联。

有不少专家指出,中国的动物保护立法,不是超前而是落后了,西方早在100多年前就有了。其实,中国也有过防止虐待动物的立法尝试。晚清时,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中国地方当局公布的《上海总工程局违禁章程》,就规定“不准倒提生禽”, 1910年的规定中重复了这一条,不过同时还规定男女看戏不准坐在一起,男女不准同台演出……将男女一同看戏与倒提生禽并列,一并禁止,这说明动物福利立法,并不是立法“先进”的唯一指标。这个“不准倒提生禽”的规定,此后就不了了之了,估计这个法律实在脱离现实。100年之后,我不觉得,类似不许倒提鸭子的动物福利立法就“现实”了。

更有意思的是,中国人在外国人的租界里,倒提着鸡鸭不是罚钱,就是挨红头阿三一棍子!(鲁迅有杂文专论此)这算哪门子文明!?对动物的必要人道,只是法治文明的极小一部分。在中国当下,不能将动物福利立法的意义无限扩大,挤占了对人的关心。

道听途说的“先进立法”

动物保护者应有起码的理性,不能以道听途说的法律为“先进榜样”,比如所谓德国对人和动物的“平等”保护。一篇流布很广的文章称:2002年德国修宪,宪法20a条款,在“人”字的后面加上了“和动物”几个字。这是第一次将动物放在与人一样“平等”的位置上。(《光明日报》2005年9月21日《关于完善动物保护的立法思考》,作者为北京交通大学法律系石丽君和张长青)。事实是,德国根本没有“宪法”,只有《基本法》,第20a条为:出于对后代的责任,国家在宪法秩序的范围内,通过立法并依法由行政和司法机构对自然生活环境和“动物”予以保护。类似不实的“先进立法”还有不少。

另一个“先进”的外国立法是“动物非物”,其出处是1990年修订的《德国民法典》,但其实该法第90条a规定:“动物非物。它们受特别法的保护。法律没有另行规定时,对于动物适用有关物所确定的有效规则。”此条其实实用意义不大,主要是宣示人类尊重生命的意义。

所谓“动物非物”,不是把动物不当物来看待,而是说没有关于动物的特殊规定时,它还是“物”。比如说,动物身上寄托了人们的感情,它的死亡不同于财物的损失。依原来的民法原理,别人弄坏了你100块钱的手表,你不能要求法院判对方出1000块钱的修理费把这块表修好,法院最多只同意赔你100块钱的表。而依“动物非物”的特殊规定,你100块钱买来的猫被别人打伤了,你可以要求对方支付1000块的兽医诊疗费来救这只猫,而不用顾及这只猫原来就值100块钱的限制。这就是所谓“动物非物”。严谨的德国人,从来没有把动物放在与人平等的位置。这只是某些中国人的臆想。

说到底,动物保护立法是民间推动立法的公民行动。这中间,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参与者应保持起码的实事求是,对不同意见保持宽容,对历史负责,对现实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