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执法经济“挤”出“钓鱼现象”  

2010-01-13 10:3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aw Enforcement economic "squeeze" out "fishing phenomenon"

■ 刘春龙

 

 

中国寓言故事的最大魅力在于它的万古长青,有的甚至拥有愈久弥香的魔力,就像《晏子使楚》中最精彩的水土论。晏子使楚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齐人也,坐盗。”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晏子在反驳楚王时所强调的“水土问题”,其实更合理的解释应是制度设计的问题,归根结底一句话,一种坏的制度设计很可能会逼良为娼,引诱好人干坏事,特别是在执法队伍中,层出不穷的案例不断印证了这一铁律。

网络上近期备受关注的案件之一要算上海的钓鱼执法事件,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输入“上海钓鱼执法事件”,在0.073秒内,便有约5380000条相关资讯进入眼帘。

其实,目前经过初步调查,全上海存在几十个交通执法部门,基本每个区县都或多或少存在钓鱼现象。根据目前的初步核查,全上海大约存在960名被雇用的钓钩(就是那些乘坐别人车的人),这些人男女老少均有,年龄最大的79岁,最小的16岁,本地人约占70%。“钓鱼执法”的背后还存在一个包括了“钓钩”与“钓头”的利益链条。据说,成熟的“钓钩”月收入少则两三千元,多则五六千元。而“钓头”每个月能净赚1万至2万元。与此相应,《中国青年报》还引述文件显示,政府的执法机关需完成摊派下来的罚款指标。在《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2007-2008年度创建文明单位工作总结》中提到,该大队“查处非法营运车辆5000多辆”,“罚没款达到5000多万元”,“超额完成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预定指标任务”。

“点睛之笔”就在“工作总结”中最后一句话:“超额完成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预定指标任务。”这一点就像一把剑的利刃,很多让我们难以理解的执法怪相在它下面便“迎刃而解”。

还记得那首曾经红极一时的《篱笆女人和狗》的歌词吗?“河也不是那条河哟,房也不是那座房。骡子下了个小马驹哟,乌鸦变成了彩凤凰。”歌词反映了上世纪80年代人们对很多判断标准的迷茫,黑白颠倒,天地无常。但现在我们也常常陷入类似的迷茫中,为什么人民的公仆和服务者,会变成处心积虑置人民于“被宰”而后快的钓鱼者呢?

如果仅仅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仅仅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那我们可能为看到执法者应该是服务者,冷峻的罚单也应该是热情的笑脸。解答这个迷茫的原因,还是要感谢相关部门自己公布出了答案——“执法经济”。查阅相关工具书,所谓执法经济是指执法机关或代表执法机关的个人、团体以逐利为主要目的的执法活动,简单说就是指通过执法来增加单位和个人的“经济利益”,其本质是将作为公共权力的执法权沦为个人谋取利益的工具。以这个定义来看,上海闵行区建管局向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在年初就下达罚款任务的案例,的确可算是执法经济博物馆的上等文物。上级部门下达了硬指标,下级部门只能是“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执法经济起到了“逼良为娼”的良好效果,执法部门为了圆满完成任务,继承并光大了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从人民群众中利诱一批“见利忘义”分子,协助警方,以假设所有合法公民为违法嫌疑分子为前提,为了尽量不对人民群众施行暴力收费的卑劣手段,方才采用钓鱼执法这种以很光明正大的和谐方式,吸收群众的钱财于无形。其实也真是难为了这些钓鱼者了,正像他们给起诉钓鱼案件的关键人物张晖写的“一封信”里说的那样:“现在外面把我们说的很坏,其实我们也觉得冤枉,因为我们也都是可怜的人,大部分是从山上下来的,社会歧视我们,我们也没有什么赚钱的本事,好不容易有了工作,就是倒钩,我们很知足,因为我们能养活老婆孩子,而且我们觉得为政府抓黑车也是件光荣的事情。”

钓钩的话又何尝不是执法部门的心声。如果他们不疯狂罚款,就完成不了上级主管部门下达的任务指标,上级就少了用来挥霍和大造形象工程的财源,总之,上级不高兴,后果很严重。按照中国的国情,伺候不好上级,让上级龙颜大怒,几乎可以视同你的全年工作成绩为零,奖金没戏,升迁无门,只有抱着压力和训斥过日子的份儿。但执法部门作为政府机关,也就是服务部门,理论上并不创造财富,为了完成上级在执法经济理论下制定的任务指标,他们就必须考虑“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的严重课题,在中国的国情下,识时务者为俊杰,执法部门“为了养活老婆孩子”,当然义不容辞地选择了“替党说话”。他们用的手段就是:“其实我们早就知道您家的地址,但我们也是有道德的,不会做下三烂的事情。”其结果就是陷人民群众于“断指”。

听不少在发达国家生活的朋友讲,那里政府的大门可以随便进,政府的职员还极乐于为您服务,为什么这些发达国家不天天高喊“为人民服务”,却会千方百计为人民服务,而天天高呼这些口号的政府门口却警备森严,自己坐于豪华大楼内,拒公民于千里之外。其执法部门的员工也会由一个纯真的孩子,一个个演变成整天想着从公民身上搜刮钱财的钓鱼人。

中外历史上都有人性善还是人性恶的争论,其实人“一半是野兽,一半是天使”,既有善也有恶,但对于经济学家来说,这些争论毫无价值,他们认为,人的本性是利己。从利己出发,人可以做善事,也可以做恶事。这种人性只能靠好的制度来引导其向善,反之亦然。让我们再听一听下面这个有名的故事:

1770年,J.库克船长登陆了澳洲,随即英国政府宣布澳洲为它的领地。开发澳洲需要移民,于是,政府就把判了刑的罪犯向澳洲运送,既解决了英国监狱人满为患的问题,又给澳洲送去了丰富的劳动力。运送罪犯的工作由私人船主承包,开始时英国私人船主向澳洲运送罪犯的条件和美国从非洲运送黑人差不多。船上拥挤不堪,营养与卫生条件极差,死亡率高。据英国历史学家查理·巴特森(Charles Bateson)写的《犯人船》(The Convist Ships)一书记载,1790年到1792年间,私人船主送运犯人到澳洲的26艘船共4082名犯人,死亡为498人,平均死亡率为20%。其中一艘名为海神号(The Neptune)的船,424个犯人死了158个,死亡率高达37%。这么高的死亡率不仅经济上损失巨大,而且在道义上引起社会强烈的谴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一种做法是由政府进行干预,强迫私人船主富有人性地做事。这就是由政府以法律形式规定最低饮食和医疗标准,并由政府派官员到船上负责监督实施这些规定。但政府的干预也并不是万能的。面对贪婪成性又有点海盗作风的船主,官员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与船主同流合污,分享利润;一种是坚决执法,自己或亲人的生命受威胁。面对船主的利诱和威迫,官员的最优选择只能是与船主合作。当猫与鼠合作时,鼠们更敢大胆妄为了。

其实当时既没有乞求船主们发善心,又没有派什么官员,而是找到了一种简单易行的制度:政府不按上船时运送的罪犯人数付费,而按下船时实际到达澳洲的罪犯人数付费。当按上船时的人数付费时,船主拼命多装人,而且,不给罪犯吃饱,把省下来的食物在澳洲卖掉再赚一笔,至于有多少人能活着到澳洲与船主无关。当按实际到达澳洲的人数付费时,装多少人与船主无关,能到多少人才至关重要。这时船主就不想方设法多装人了。要多给每个人一点生存空间,要保证他们在长时间海上生活后仍能活下来,要让他们吃饱,还要配备医生,带点常用药。罪犯是船主的财源,当然不能虐待了。据《犯人船》一书介绍,这种按到澳洲人数的制度实施后,效果立竿见影。1793年,三艘船到达澳洲,这是第一次按从船上走下来的人数支付运费。在422个犯人中,只有一个死于途中。以后这种制度普遍实施,按到澳洲的人数和这些人的健康状况支付费用,甚至还有奖金。这样,运往澳洲罪犯的死亡率下降到1%—1.5%。

私人船主的人性没变,政府也不用去立法或监督,只是改变一下付费制度,一切就都解决了。这正是经济学家强调制度的原因。这种制度是一种有效的激励机制。哈耶克曾经说过,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

执法经济这种制度,从效果来看,就像“按上船时的人数付费”制度一样,完全是一种坏的制度,因为它逼良为娼,让人丧失天使变成魔鬼。这种制度模式,理应受到全国人民的谴责和唾弃。毛主席说:“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让执法经济早日寿终正寝,而代之以“按下船时实际到达澳洲的罪犯人数付费”的制度,估计也算是政府苦苦探寻的民心工程吧。渴盼这样的民心工程能被政府打心底里重视并付诸实践,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即便你不是船主,仅仅是被运送的“犯人”,那也不用太担心生存与健康问题,更何况我们实际上还是这个国家合法的公民和主人。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