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金融创新:不会爬的孩子先别跑  

2010-01-12 14:5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inancial Innovation:Hold on running if the child cannot crawl

■ 尚志科

 

 

金融创新似乎是一把万能的钥匙,只要金融运行机制出现难题,它就会派上用场。然而,当我们不断用“创新”来规划与审视金融业的宏伟蓝图时,却发现很多时候那些看上去极具诱惑力的创新,更像是被用来标榜的“挡箭牌”。

对创新较公认的解释是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但如果真的仔细掂量,现实中层出不穷的大手笔创新,真的都是“创造性破坏”吗?其创造性大,还是破坏性大?

“金融创新”也挂羊头卖狗肉

一位朋友讲述了某保险公司举办的财富论坛上与众不同的经历。

“聚宝金樽出世之日,专有易经大师为其测定吉位,聚宝金樽摆放不同的方位,能够产生不同的祈福效果。”以上的赘述之语是这场财富论坛的主旨,下面的内容才是它的庐山真面目:

“聚宝金樽摆东面,祈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聚宝金樽数量越多,可催生财运,令家业兴旺。”“一樽合家安康,二樽福寿绵长,三樽招财进宝,四樽仕途亨通,五樽富贵传家。”等等。

你是否猜到这是什么了?这并非易经大师的专场仪式,而是某人寿公司举办的一场财富论坛答谢会上的重磅主题活动。朋友说,在活动上,卖金樽与“高僧开光”其实只是装点,那些金樽也不是拿来卖的,参会者必须买保单回去才能“请得动”金樽,“现场确认投资100万元,可请回至尊聚宝金樽一樽。”这么大的噱头,着实也更容易吸引信佛的人大大出手,反正都是投资100万,用金樽来吊有钱人的胃口还能吸引更多客户,在拍拍网上,这样一款“至尊聚宝金樽”售价还在1888元呢。果真如此?

很显然,这只不过是一种异样的推广新险种的策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一场保险公司用以回馈客户并推广新服务的财富论坛,怎么就冠上了“金樽”买卖与高僧的“作法”,成为一场别开生面的“耍宝”?让人确信不疑的是,这场财富论坛,保险公司大张旗鼓地卷走了滚滚暴利。

从更广泛的金融领域来看,在银行理财产品、外汇等投资理财产品方面的所谓创新,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出于自身利益,而不顾市场的健康状况和承受力,更别说投资者的切身利益了。

一位资深银行理财经理这样评价:“银行代销的银保产品,百分之九十有坑蒙拐骗的嫌疑。在国外,银保产品已经日薄西山,特别是国内的银保产品同西欧国家的有天大的区别,但国内保险公司是闭而不谈,只是空口讲国外人注意保障啊,资产结构中有多少银保产品,而中国人没保障意识。但是,他们口口声声称为金融创新典型的银保产品,又有什么保障啊。”

同样因“创新”备受诟病的,还有因80%甚至90%出现亏损而被银监会全面叫停的外汇保证金业务。当初这个创新举措,也凭借数十倍倍的杠杆效应,吸引了不少渴望迅速致富的投资者,但其最后高损失、低盈利的完败收场也在所难免。还有盲目模仿国外的“私人银行”,也由于缺乏在产品设计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调查,几乎成为万劫不复的败笔。

这些在金融机构看来“如数家珍”的金融创新,其结果几乎无一例外是,被夸大其词所以吸引的投资者,在盲目相信的盛宴中落得伤痕累累。而这背后的原因,也都指向了金融机构在销售金融产品过程中,总是在利益的推动下进行隐蔽性欺骗,尤其是故意隐瞒了要命的风险信息。

金融创新不能沦为圈钱工具

提到金融创新,自然让我们想到始于滥用和透支市场信用的全球次贷危机。这场危机将大规模借贷财富放在了高风险市场的投机中,而杠杆成为罪魁祸首。在笔者看来,相对于无限制撬动风险的金融杠杆,发生在我国金融领域的浮于表层的创新,一定程度上也等同于是毁灭创新本质、违背诚信原意的“杠杆”。设想下它们的严重后果就知道了。

有一种为金融利益最大化的辩解是“在商言商”,金融机构本身也是市场经济下的企业主体,因而通过双方自愿交易达成的金融行为,只要不违法就无可厚非。难道金融机构真的就应该满足于“在商言商”?财富与良知之间就只能隔着一道长长的鸿沟?

毕竟,我国金融市场占有率大的金融机构,多具有政府垄断背景。因而这些靠垄断资源准入且生存的金融机构,从本质上来说都具有政府服务机构的责任,它在承担商业属性之外,还具有代表最大多数的群众利益并服务的本源,而这又怎能只从商人利益至上的角度出发,去判断金融创新中的地位与责任?

但就是在以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之下,金融机构不顾客户利益的金融创新的后果,不仅让不少投资者利益受损,还帮助创造了一种延误创新、低生产率的文化。金融创新不当的负面影响还带来放大效应,它会扭曲整个市场对风险的理解,而一旦这样的创新因此失去了信任,金融和创新将会变得一文不值。2008年6月,在首届银行理财高峰论坛上,一位央行官员也无奈地说:“银行理财创新已经对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和金融监管提出了新的挑战,甚至影响了央行稳定货币政策的执行。”

国外有一种说法,如果一国的金融产业占GDP的比重过高,就会给整个经济社会带来严重的危害。最近投资大鳄乔治·索罗斯就称:“这次危机的根本原因是金融部门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过于庞大。”在蜕化为暴利产业的金融业中,所谓的宣称用来对冲风险的技术,最后都成为了自身获利的工具。

虽然金融行业游戏规则不断创新,但很少是为了给整个经济体做贡献。更惨痛的是,金融行业的巨幅扩张暗含了这样的趋势,大量创新只是一种寻租行为,这种行为将财富再分配给了金融家,普通民众不仅没有分配到多少利润,还要在危机动荡来临时背负代价,并在鼓励人们沉缅于风险更大的行为。

我们不可能指望在金融领域会有太多伟大的创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到处打着创新的旗号圈钱,去“创造条件”做出大量对社会无益的创新来。如果无视历史的经验教训,把创新的目的全部放在追逐利润、规避监管上,这样的金融“创新”必将导致金融危机和灾难。

我们需要怎样的金融创新?

金融业需要什么样的金融创新来维系?首先必须肯定,市场经济与金融发展都离不开创新,正如熊彼特所说的“市场经济是一个创造性的破坏过程,它不断地从内部革新,不断地破坏旧的经济结构,不断地创造新的经济结构”。但是结合我国的现状看,金融创新还远远不尽如人意。由于大量金融创新举措都只是集中在理财服务层面,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甚为有限。加上市场化程度不高,形成的致命后果是,我国金融创新主动能力极难满足现状需要。

那么,金融创新的未来在哪里?而今中国已处在从经济崛起向金融崛起的过渡时期,无论是城市化、工业化还是经济结构服务化等主题,都有赖于金融创新和改革。

根据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的表述,要在3年内把基础性金融服务普及到全国各乡镇。而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中国仍有近3000个乡镇没有银行网点,其中四分之一没有任何金融服务。中国有6000万人难以得到银行服务,其中1500万人得不到任何金融服务。再加上当前中小企业、“三农”等领域多样化的基础性金融服务需求,正好给金融业的发展提供了用武之地。

追本溯源,金融业的根本在于为实体经济服务,正如香港证监会原主席沈联涛所指出的:“金融机构的创新和对金融业的监管都应该在此基础上探索和发展。”金融创新扎根于实体经济,也必然会激发金融机构在金融制度和产品市场需求上加以改革,实体经济反过来也对金融创新发展形成反哺。就拿保险行业来说,如果保险创新能在产品设计、理赔等业务流程上具有更全面的家庭保障功能,保险产品又何愁卖不出去呢?

金融创新面临的另一个市场限制是,信用市场的不完善制约了金融制度的创新,导致市场环境中缺少相应的法律和制度保障。信用制度的疏漏,致使不少金融产品徒劳戴着金融创新的帽子,违背了金融发展之本,看似在热衷于金融创新,其实只是一场变相的利益再分配。未来金融创新如何能不脱离实体经济需要和诚信初衷,正好是对金融制度创新的挑战。

历史的车轮,还在对金融创新进行无声的催动。按当前市价计算,中国经济的年储蓄额已接近美国。尤其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中国的绝对储蓄额居于首位指日可待。可以想见,中国未来的金融服务提升空间,会给金融创新更多的刺激。不过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会是真正有现实价值的创新,还是继续用五花八门的附属品包装成的伪创新呢?

答案又回到了原点,金融创新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而不是为金融业自身。现在我们急需告别这个充斥大量“无效创新”的时代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