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基金:也能掏空百姓的口袋  

2009-10-29 20:2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und :common people’S

pockets can also be hollowed out

■ 尚志科

 

 

涨跌互现永远是股市运行的常态,因而才有了投资者熟知的投资第一要义——“风险与收益是对等的”。然而市场上却存在这样的行业,无论市场旱涝,其主体都能博得高收益,却几乎不存在多少风险,基金行业即是其一。

作为老百姓为数不多的“保值增值”方式,可以说,基金市场的一点一滴变动都关乎亿万人的财富和幸福。统计显示,到今年9月初,51支今年以来成立的次新基金中有21只跌破面值。媒体将次新基金损失惨重的原因归结为“建仓过急、仓位过高”。不难看出,此等托词的背后,是将亏损恶果归咎于市场的无情,而把基金业“旱涝保收”发展模式的诟病一带而过。而在当下,高举“创新”大旗、信奉“持有人利益重于泰山”的基金业,仍无法摆脱“基民被基金当炮灰”、“掏空百姓口袋”的质疑。

亏损溯因:市场还是人为?

投资的目的是迈向财务自由之路,发轫于1998年的基金业,时至今日已与存款、保险并列成为老百姓的三大理财工具,并从2006年开始在资本市场的牛气中大放异彩。在2006年和2007年两年,股票基金均取得了超过100%的收益,基金业的辉煌盛极一时。即便当时基金业在暴利中也不断引起各方人士的质疑,但基金业的庞大船壳还算能在风平浪静中保持平稳。

然而好景难续,旋即遭遇2008年的暴跌后,基金业的美好蓝图也几乎功亏一篑。在经历无数惊心动魄的风急浪高后,这艘巨轮也险些在翻船中命悬一线。时针驶向2009年,当整个市场都笼罩在悲观中还未回过神之时,市场却出人意料地云开见日,基金业也张开双臂迎接了意外的灿烂阳光。

在资本市场上,素有“一赢二平七亏”的说法,资本的逐利、人性的贪婪以及防线的脆弱,注定了会不断有人去徒劳地追寻西西弗斯的宿命。似乎基金业大喜大悲的一切变动,都始于2008年伊始的A股市场暴跌。然而,市场的变幻莫测,却并不意味着基金的亏损都是被市场的无情所吞噬。

若不从“人为”因素去回溯基金业的动荡,无疑会掩盖其航行中的千关万险。要知道,没有触礁并不代表一帆风顺。而追溯基金投资的不合理处,无论是夸大新基金的把握市场功能,还是赤裸裸利用分红和定投等行为搞持续营销,都不过是暗含在追求规模利益诱因下的一个个表征。

对于自认为可以掌控市场节奏、成为市场长胜将军的投资者而言,太需要在市场的短暂利诱面前,静下来反思基金投资制胜的本质与市场各方的意见。笔者在此提供两个有代表性的案例,想必可以帮投资者窥探这个行业的一角。

有媒体在《基金“大佬”披露投资高管离职潮背后》的文章中,一位基金经理有如下表述,“傻瓜才买基金!我还想不到要把钱交给哪位同行来打理。”众所周知,由于国内基金经理不能买股票,基金成为这个群体为数不多的投资方式之一。倘若连天天喊价值投资、决定基金业存亡的基金经理们,都对基金理财这种投资方式难以认同,那此种投资方式中所存在的不合理性又可想而知!

无独有偶,在近期的《公募私房话:我们不是价值发现者》中,上海一家以长期持股著称的基金公司表示,“不要说我们是‘长期价值投资者’”。言下之意则是剑指基金投资中的随市场热点逐流的“短炒”。在此,笔者不敢断言,到底有多少基民是被奉“价值投资”为准则的基金所吸引。但是笔者相信,基民闻此,情何以堪!

当下部分基金公司已开始反思存在的不足,比如无论是在2008年,还是2009年基金季报中,都有部分基金经理为没能很好地把握市场机会、规避风险而向广大基民致歉。但是,仅仅道歉是远远不够的。

尴尬基金 与信托责任背道而驰

作为机构投资者的证券投资基金,本质上是管理人与投资人“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投资方式。但事实上,中国基金市场发展至今日,却形成了“重规模、重营销,轻回报、轻服务”的不良循环。

近几年来,基金业广泛存在利用投资者不成熟,进行基金分拆、复制、大比例分红等营销活动。基金公司还为了吸引投资者的眼球,乐此不疲去搞一些形式花哨的创新,尽管这些方式并不会创造任何投资价值创造。同时,依靠收取管理费实现“旱涝保收”的基金公司,在投资者服务上,还表现出了随意性与不负责任的态度。比如,由于基金行业产品命名、投资标的甚至投资策略等内容都雷同,致使基金在投资上同进同退,出现不少集体亏损的现象。

基金公司还喜欢以短期上涨数据的作为宣传切入点,千方百计制造各种营销手段。每当一家基金公司旗下的产品短期内出现净值快速上涨时,宣传其“高”成长性的软性广告也会铺天盖地而来,尽管这种上涨往往都不具备持续性。以上种种并非从提高投资者回报出发的所有基金营销,长期而言都是对基民信赖的透支和整个基金行业的损坏。

这些现象一方面反映了投资者还不够成熟,为基金公司的短期炒作提供了机会;另一方面,基金公司明明知道短炒基金是不健康的投资行为,则映衬出基金公司为了规模效应而不计市场后果的不负责任。如果基金从规模、提取管理费的角度,用不够严谨科学的方法去倡导甚至鼓吹基民们坚持长期价值投资,很难摆脱把基金当成圈钱工具的嫌疑。

“基金经理投资能力低下”是个备受关注的话题,并遭致不少基民甚至专家炮轰。但在实际的投资决策中,基金经理也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既要追求业绩排名和规模的提升,又在具体的投资中受到公司管理层的干扰。最终致使广大基金经理们,一面宣称秉承长期价值投资理念,另一面却不得不去尝试演绎“短线客”的角色,“高换手、低收益”的结果也不可避免。

统计显示,2009年上半年,各类基金总体换手率达1.5667倍,与2008年同期相比猛增6成,并超过了2007年牛市时的水平。令人深味的是,上半年换手水平最高的基金竟达到13.14倍,但是换手前3名的收益却并不理想。

追根溯源,中国基金行业信托责任缺失的原因,源于中国基金业实行契约制而非公司制。现有契约制加上管理费固定比例提取,使中国基金业形成了“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发展模式,其他所谓的创新、社会责任等内容则无多少实质性意义,并忽视了信托当事人的权利和权益。

完美利益链条:从机构到媒体

公募基金的日益壮大,也衍生出一些新的市场功能,比如托管费、交易佣金、投资咨询费、公关宣传等等。然而,在包含券商、银行、媒体和上市公司等各利益方激烈的“生意”争抢中,基金资产的拥有者——基民在数面夹击之中却并未享受到好处。且各个关联方在各自错综复杂的利益面前,大有进化为“完美的利益链条”的倾向。

绝大多数去银行咨询基金的投资者都会发现,无论市场表现如何,银行渠道经理必定会建议投资者买新产品而非老产品。无疑,在基金产品的代销渠道中,银行占据绝对主力,然而基金公司对银行的难以割舍与矛盾之情却日渐升温。基金公司在管理费上的让步,致使管理费的一大块都被银行“瓜分”,并助长了银行对新基金销售的极度青睐。银行渠道这种错误的做法,对基金市场的扰乱难以估量。

此外,由于基金公司交易规模庞大却不具备交易所会员资格,需借道多家券商交易席位“分仓”交易。因而为了争取分仓佣金,券商自然会加大给基金公司的“服务”频率。券商与基金公司的这个特殊利益关系,必然使其对基金研究、评价和销售等方面公正性大打折扣。不少媒体也报道,基金公司工作人员变相收受券商好处的情况并不少见,当中更有可能隐含利益输送的危险。

从新基金发行的营销来看,由于基金产品需要第三方券商研究员,从“公正”角度对基金公司在发新基金的投资价值、市场适应度进行分析,故而基金公司跟券商在上述利益维系下,做到客观公正是非常困难的。经济学家左小蕾曾就分析师“基金经理想听什么,就做什么”的不正当做法,进行了猛烈的批评。“(分析师)这样做是对称信息还是扭曲信息?你们不也是市场监督的一部分么?”

笔者想到了彼得·林奇在《战胜华尔街》中的观点,“那些(股票)分析师则天天忙着为那些机构投资者提供服务,哪里有空为普通投资大众普及投资知识呢?”

而各大财经媒体上关于基金的宣传,多是新基金发行期的营销所需,这些不够科学的溢美之辞,也多出自公关公司操刀,很多甚至都是在多家媒体上刊发的软文通稿。虽然这类报道也多经过了基金经理和投资总监等人的审核,但是这种旨在促进新基金募集或者持续营销的报道,更多的倾向于市场的乐观面。从信息不对称的角度来讲,这类文章的客观性和公正性很难保证,媒体把关人功能的缺失对基民而言也贻害甚大。

而部分基金经理与媒体的关系,即基金公司与财经媒体有“相亲相爱”的和睦倾向。一方面有些记者会就挖到的点“呈送”基金公司,要“封口费”;另一方面,基金公司的预算也将媒体维护放在至关重要的位置。而投资者在财经网站看到的基金沙龙、在线路演,甚至部分首页推荐文章,很大部分亦是基金公司青睐的公关“载体”。以上种种现象,既不利于投资者的正常判断和健康投资理念的培养,也会为基金业的未来酿造新的风险。

中国基金业:何时修成正果?

可以说,8年前《基金黑幕》的批判声,仍时刻在给这个行业敲着警钟。原《基金法》起草工作小组组长王连洲就曾表示,基金业这种权利和责任不对称、风险与收益不对称的现象,现在已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从这个角度讲,当前基金业的发展正处在重要的战略机遇期。

首先,相比国外成熟市场,中国基金业的发展空间仍巨大。数据显示,2007年美国共同基金规模与储蓄比为75%,而中国仅为18.48%;美国的基金市场规模占到其GDP的87.15%,占流通股市场的比例为74.07%,而中国基金分别为13.30%、37.83%。

其次,基金业需要改变在严格审批制垄断背景下,一切以股东利益为根本的尴尬体制。从根本上来讲,完善基金行业的自由竞争体制,重视投资者利益的主体地位,才能改变部分基金旱涝保收、无视基民根本权益的现状。只有这样,基金业方能实现有实质性的创新,洗去“不如散户”甚至“比散户还散户”的诟病。

最后,基金业实现蜕变也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完善的重要一环。指数基金之父约翰·伯格在《长赢投资》中曾大声疾呼,“在这个(基金)市场上充斥着不乏天分和魅力而又别有用心的基金经理和财务顾问。遗憾的是,所有有损于投资行业的活动似乎都不缺少激情和诱惑力。”这句话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同样适用。“持有人利益重于泰山”、“为投资者创造更大的价值”,这些话被不少基金管理者频频提及。基金业需要铭记的是,与规模与短期业绩相比,关心基民的切身利益、得到广大投资者的信任维系,才是基金业能够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