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金融变“金佣”风险是胎儿带的  

2009-10-29 20: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inance changes into " Money slave "risk is destined

■ 赵红军

前些日子与复旦经院的师兄一块吃饭,他们以切身体会,肯定了金融行业具有的天然的不稳定性。而所举的一系列活生生的例子,实实在在地验证了金融行业确实存在着与生俱来的不稳定性。

数年之前,当我们学习《宏观经济学》中的货币乘数和投资乘数的时候,就对这个机制抱有怀疑,但当时怀疑的并不是这两个乘数原理是否有效,而是这两个乘数在中央银行政策干预工具或者外部环境变化下的突然放大、突然收缩及其对实体经济的巨大影响。

打个简单的比方,客户甲将100万元存入某个银行,银行在收到这100万的存款后,按照中央银行的要求将10%的法定准备金存入中央银行,然后会将其余的90万元贷给客户乙,假若客户乙用这些钱从客户丙购买机器,于是客户丙的账户上就有了90万元的银行存款,接着这家银行又会按照10%的准备金要求将9万元存入中央银行,然后其余的81万再作为贷款的形式贷给客户丁,于是如此循环累计,各个银行的总存款量就成了100+90+81+81×0.9+……=1000万元。

现在假定中央银行的准备金突然变成0.2,于是现在的银行系统就必须进行信贷收缩才能满足央行的这一准备金要求,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总的银行存款量就会净收缩500万元;相反,我们假定央行采取更加激进的准备金要求,比方说0.4的话,那么银行存款总量将会净收缩750万。再假定社会上的企业中只有10%的企业有自有资金的话,而其余90%的企业都依赖银行信贷解决投资、业务经营等问题,于是央行的这一短期的政策调整,就会对经济体中90%的企业产生实际上的业务冲击。更进一步,假定这90%的企业的投资乘数为5(假定这一边际消费倾向为0.2),这样,整个经济体90%的企业将会受到5倍当量的经济收缩,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消费者边际消费倾向不变条件下央行的短期政策调整及其对整个经济体的沉重打击。如果再进一步,如果我们假定消费者的边际消费倾向由于预期、社会福利不稳定等而缩小或增大,于是,仅仅预期和中央银行政策的变化就足以引起整个经济体的巨大震荡。

虽然这次的金融危机与上述的简单原理描述的情形并不完全相同,但也有其共性,即金融系统具有的天然不稳定性。

金融体系为什么会存在这种不稳定性呢?

看看经济学家是怎么理论的。凯恩斯早在1930年就告诫人们,在不确定的条件下,由于对投资预期的不确定往往会引起金融泡沫。因为人们对现在的投资就是对未来抱有较高投资收益的一种预期。在不确定性的条件下,人们投资的血性冲动(animal spirits)就会导致未来收益预期的落空,结果就出现所谓的金融泡沫等。

后来,后凯恩斯主义者海曼·明斯基(Hyman P·Minsky)于1980年提出了所谓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他认为,借贷对投资具有天然的影响,因此只要存在着借贷,就会有不稳定性存在。与其他经济学家的看法相反的是,他认为,金融的不稳定或者泡沫并不一定需要外部冲击才能产生,即使缺乏这些外部冲击,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也存在着天然的不稳定性。其中的关键机制就是所谓的债务累积。因为在经济体情形好的时候,投资方借贷的越多,他获得的利润就会越多。这些利润就会吸引其他的投资方进入这个行业,并推动举债水平和借贷水平的提高。随着时间的延续,借贷累积的速度就会超过借贷者的还贷能力。正是在这一阶段,经济体爆发危机的可能就已经潜伏好了。

明斯基将借贷者分为三类:一类是海琴借贷者(hedge borrower),这类人可以用自己的现金流来支付贷款;第二类是投机性借贷者(speculative borrower),这类人可以支付得起利息支出,但是必须周转他们的借贷才能还得起借贷的本金。第三类是旁氏借贷者(Ponzi Borrowers),这类人既还不起借贷利息,也还不起本金,他们是以其资产的价格上涨来为其借贷进行融资的。

如果一个社会的借贷形式是海琴借贷为主,则经济处于一个稳定的均衡系统当中。相反,当投机性借贷和旁氏借贷的比重越大,经济体偏离稳定系统的可能性就越大。根据海曼的说法,资本主义经济体在繁荣阶段的脆弱性会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借贷人就会从海琴借贷者类型逐步转变为投机和旁氏借贷者类型。结果,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性就在无形之中潜伏了。

根据明斯基本人的说法,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性包含两个引理:第一,拥有金融体制的经济是稳定的,但金融体制本身是不稳定的;第二,随着经济繁荣时间的延长,经济体会从促使经济体稳定的金融关系转变为促使经济不稳定的金融关系当中。

除此之外,明斯基的金融市场不稳定性假说还隐含着另外一个逻辑,即在市场光景较好的情形下,银行和其他金融中介结构就努力进行金融创新,目的是吸引投资者通过各种新的业务形势来购买债务,从而实现自己的利润。结果,金融市场的玩家出于对利润的追求就会将自己的钱投入到各种各样的投资品种当中,比如在此次的金融危机中,次级抵押贷款就是这样。于是,一旦市场或者经济情形发生变化,很多借贷者的真实情形就会露出水面,于是危机就会接踵而至。

类似的是,耶鲁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席勒早在2004年的《非理性繁荣》一书,200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主阿克洛夫在其《动物精神》一书中也认为,金融市场波动有着深厚的心理学根源。他们认为,自由市场经济下的资本市场具有内在的不稳定性。要想最终摆脱这种困境的途径在于社会制度的改进,比如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增加保险品种以保障人们的收入和住房,以及更加分散化的投资选择。

近年来,相当多的经济学家又不止一次地发出类似的警告,但这个警告同样在经济繁荣的大潮中被淹没得毫无踪影。比如,L·R·Wray认为,金融市场存在着固有的不稳定性,包括政策的作用等,都会导致金融危机的发生,人们抱怨泡沫导致金融危机其实就等于抱怨卡车导致交通事故一样是愚蠢的。与前者相反,Shoastak却认为,信贷的扩张并不一定引起经济不稳定,而没有真实储蓄支撑的信贷扩张才是经济不稳定的祸根,这个没有真实储蓄支撑的信贷又是谁认可的呢?当然是中央银行,因此中央银行才是经济不稳定的罪魁。

但遗憾的是,在投资乘数和货币乘数、金融创新的繁荣效应下,在美国经济长达20年之久的经济繁荣下,这样的说法被相反的声音抵消了,而作为监管当局的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商务部、总统经济委员会等,则同样被眼前的繁荣给迷惑住了。结果,这场金融危机的雪崩就这样眼睁睁地发生了,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虽然有人知道它会发生,但却没人能够阻止。

可见,不论在外部条件确定与否的条件下,由于金融机构内在的利益驱动,无休止地延长数不清的“淘金”链条,人为地制造金融泡沫或金融风险,其“金”不聊生则是命里注定的。

作者简介:

赵红军,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国际经贸研究所副教授,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副研究员,芝加哥大学东亚经济问题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中国经济转型和发展经济学。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