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工人,工厂,工业 力量,利润,利益谁在失衡?  

2009-07-03 11:18:06|  分类: 观察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沿海工厂的倒闭只是制造业的一个缩影。从最底端的工人失业开始,悲观的气氛已经传递到了整个行业的每一个角落。如何走出悲伤笼罩的沼泽,中国的工业需要一个转变。

不再有力的工人
  自新中国成立到20世纪90年代,“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声是人们关于时代的鲜亮记忆,歌声唱出了作为一名工人的自豪和骄傲。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工人的社会地位却在不断下降。如今,更有许许多多的工人不得不被迫离开自己工作的地方,去感受经济危机给他们带来的冲击。
  来自上海的一项调查表明,50.6%的国企职工在近3年内没有涨过工资,最长的6年来分文未涨。与之相对,一些高管的收入却扶摇直上,与一线职工的差距越拉越大。调查显示,2002年至今,上海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一线职工工资年均增长6.5%,而同期经营者工资增长高达23.9%。“又穷又累”的工人被人忽视,很大程度上是由其相对弱势的经济地位决定的。工人在为社会创造无可限量的经济价值时,却未能享受到经济增长应反馈给他们的收益。
  经济增长放缓已经迫使工厂裁员,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不断增长的失业大军有朝一日会走上街头,使中国的经济奇迹一朝尽毁。为了估计危险的严重性,失业率是必须要首先被考虑的问题。20世纪90年代之前,政府几乎保证了百分之百的就业率,为每位工人提供一份”铁饭碗”——这是一个终身职位。在1996到2002年之间,国有企业的严重亏损迫使政府不得不裁掉三分之一的国有员工,而与此同时官方的失业率仅仅是略微上升。90年代中期城市失业率是3%,之后上升到4%。可以说,数据低估了真实的失业水平,也掩盖了中国所要面临的困难。据国际劳工组织的估计,2008年发展中国家的失业人数从800万人增加到1.58亿人,总体的失业率大概在5.9%左右。
  就在工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社会认可时,汹涌而来的金融海啸则让他们显得更加孤立无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缺乏覆盖面广泛的失业保险,中国也不例外。许多沿海的工厂只是在一夜之间便人去楼空,老板也随之销声匿迹。在劳动报酬尚不能保证是否顺利拿到的情况下,保险等一系列权益与福利更是无从谈起。此时失业的工人就像在海难中等待施救的人,能够登上救生艇的只是少数,更多的人只能得到一块船只断裂后掉落的舢板,甚至一无所有。

落跑工厂与工业失衡
  根据亚洲鞋业商会2008年11月的统计报告,在广东鞋厂有五六千家,大中型鞋厂关闭了1000多家。而这种景象并没止步制鞋业,而是一圈圈地波及到诸如制衣、玩具加工、电子加工等整个劳动密集型行业。与此同时,集诸多宠爱于一身的外资企业纷纷卷进这一潮流中,曾经被誉为韩企天堂的青岛,之前便遭遇了韩企卷款裸逃的冲击。
  改革开放31年来,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也留下了不少的隐患。中国的基本情况是人力资源丰富、自然资源紧缺、资本资源紧俏、生态环境脆弱,理应发展低自然资源投入、高人力资源产出的生产模式,但许多政策却扭曲了工业化前进的道路。在这种扭曲之下,各方面的优惠造成了企业盈利的假象,实际却是国民财富的流失。
  除政策性因素外,长时间形成的产业自身因素也注定了经济危机下企业出逃与倒闭的命运。目前珠三角超过70%的工厂仍靠“低成本、低利润”的加工贸易模式,始终居于价格链底端,利润仅在5%-10%之间。这种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一旦低成本的比较优势丧失,只能面对生死抉择。外贸界有这么一个说法,如果整条产业链的利润有100%,那么以加工贸易方式拿到的就只有10%,而前期的研发和后期的渠道可以拿走90%的利润。但很多的制造业企业老板并不愿将钱投入研发,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面临着大量投入之后而得不到回报。企业家个人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企业过低的容忍度。缺乏专心的投入和执著精神,满足于跟进式或山寨式的研发而形不成原创技术研发,也就不会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人享受自己生产出产品的高额利润。

路漫漫,其修远,中国应上下而求索
  2006年3月22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生产汽车配件的特尔菲公司和汽车工人联合会达成了历史性的协议,以赎买的形式,请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特尔菲公司工作的工人们自愿“下岗”。这次行动,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赎买计划之一,所针对的是13万多名的工人。其赎买的金额大得惊人。工作不足10年的工人,下岗将获得7万美元补偿,工作10到26年的工人,下岗将获得14万美元补偿,不过他们都将放弃退休后享受的医疗保障。工作27到29年的职工,如果同意在工龄达到30年时退休,就将在剩下的年份中得到双倍工资。工龄30年的工人,由于接近退休年龄,下岗将获得35000美元的补偿,同时享受原来的一切退休待遇。这还只是资方的出价,而工人是否接受完全出于自愿。
  表面上看,严格的劳动保护束缚了企业的运营,降低了其竞争力。但是从长远看,这从根本上保障了国家和社会整体的竞争力。几年的短期经济危机,就会打断许多劳动阶层一生的职业生涯。经济衰退时,许多企业裁员,如果对工人毫无补偿,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家庭可能一下断了生计,不仅劳动者的技能无法维持,其子女的教育也难以保证。待到经济复苏时,企业也会因为招不到高素质的工人而举步维艰,保障工人的权利,就是禁止企业在困难时把负担甩给社会,使其进行负责的经营。企业不能靠压榨工人来赢利,这样其实也提高了企业管理和技术更新的标准,刺激企业变得更有效率,使在这方面不能竞争的企业自然被淘汰。中国对工人的保护不足,企业一有问题就想着怎么从工人身上省钱,这无疑会惯坏了企业,使其在经营管理和技术更新上不思进取,最终只能在低端的位置上徘徊。
  在危机中保障劳动者的基本利益,对像中国一样的发展中国家都有深刻的借鉴意义。一些新兴的经济体也在失业保险体制上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一些国家甚至比发达国家拥有更富创造性的失业保险体系。比如,智利和哥伦比亚,正规部门的工人拥有“个人失业账户”,平时雇主和政府会把失业保险金存入工人的“个人失业账户”,当工人失业之后,可以从这个账户中支取资金自由使用,以度过难关。
  更多的国家,则建立了基于个人账户的“预存养老金体系”。世界银行的罗伯特·霍兹曼表示,如果人们遭到解雇,他们可以从这个账户中预先支取一笔资金,以后则从养老金中扣除。现在,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在考虑这样的模式。
  上世纪80年代,中国1%的GDP 增长带动国内就业率上升0.3%。而在过去的10年,1%GDP增长带动的就业增加率平均下来已经下降到0.1%。增长不再像以前那样属于劳动密集型,因此经济必须增长得更快才能保证失业率下降。世界银行报告的主要作者认为,中国经济增长需要从由工业、投资、出口带动的模式转向由服务和消费带动的模式。更多的劳动密集型增长能够增加民众的收入和消费,帮助减少中国那令人难堪的巨大贸易顺差。但最重要的是,让更多的工人共享经济繁荣,能够使中国未来的社会免于动荡。

作者:任轶然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