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30年轮回:找市场不如找“市长”   

2009-07-03 10:47:3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改革已经进行了30年的今天,这个多年前就存在争议的问题“找市场还是找市长”,并没有随着改革的深入发展而尘埃落定。当企业面临问题时,仍然热衷“找市长”,是中国的改革开始走回头路,还是“市长资源”一直拥有的太多?

30年后,“市长”做的仍然太多
    “不找市长找市场”,这话说了又说,早已耳熟能详。然而时过境迁,在很多情况下,企业仍然是“不找市场找市长”,或是“找市场”不如“找市长”。
  国有企业:“找市长,不找市场”,中国的国有企业就给开了个“好头”,国有企业,尤其是垄断国企,一出现亏损就寻求政府补贴,而政府总会及时伸出援手。2005年、2006年、2007年,中石化先后获得过国家100亿、50亿、123亿元的财政补贴。
  一名在电力企业工作的员工说:“企业亏损没什么可怕,到时候自然有政府财政补贴;虽然眼前艰难一点,但有政府在我们根本不担心。”
  有网友戏称中国国有垄断企业是政府的“亲儿子”,有政府作为大靠山,企业才不担心没有市场。即使没有市场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没有“市长”——这才是企业的真正靠山。
  出口企业:由于国际需求下滑,因此中国出口增速出现回落,出口企业本应该重新定位国内消费群体,但一家以服装出口为主的企业却认为:“我们出口创汇并不等于效益,效益是政府再分配给我们的,所以我们相信政府不会对我们见死不救,政府才是我们的主心骨”。属实,中国从2008年8月1日至今,已经5度提高纺织品出口退税率。
  2008年10月21日第二次上调部分纺织品、服装的出口退税率至14%后,一些纺织企业反而称上调的幅度不够,继续“找市长”,甚至要求进一步提高到18%。2009年2月4日,国务院又通过审议决定,将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再次提高一个百分点至15%。不仅如此,一些没有上调出口退税率的行业也开始“找市长”,要求增加出口退税率。现在已经形成,出口企业一旦在国际上遇到困难,行业就会要求政府提高出口退税率的局面。企业的心思不是用在“找市场”上,而是放在政府出面拯救上。
  三资企业:有意思的是,在现行体制下,就连被奉为市场经济好学生的港澳台资企业也爱“找市长”。因为“市长”出台一些优惠政策,就能使企业得到比“找市场”大得多的利益。
  中国的企业家很会算账,只要是政府行为,企业就会有丰厚的利润。导致很多企业家不做长远打算,缺乏长期的信任感。“找市场”是个长期的企业行为,而“找市长”是个见效快的行为。
  如今,一些原本循规蹈矩的企业也学会了耍滑。一些港资、台资企业宁愿关门也决不宣布破产,因为破产需要从头开始,而关门能很快从当地政府那里得到好处,以后想再发展起来也会相对容易。
  房地产商:中国的房地产在经历10年的繁荣后,出现了下滑趋势。房地产商在楼市低迷时,并没去“找市场”,而是要求政府出面救市。
  自比“猪坚强”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表示,应该把救市的希望寄托在地方政府身上。“要救市,‘找市长’。地方政府是主导中国房地产的主要力量,比如可以出台土地的使用办法,制定各种相关政策进行扶持等。”
  而“市长”也并没有辜负房地产商的期望,不遗余力地出台“救楼市”政策,甚至出现某市政府用财政资金来购买空置房的托市行为。
  企业家们笑称“市场远不如‘市长’可靠。当企业面临绝望之时,市场通常会落井下石,雪中送炭的往往是‘市长’。”市场讲究的是优胜劣汰,不同情弱者;“市长”操心的是保GDP、保稳定。
  金融海啸的持续发酵,使中国企业陷入了困境。在关键时刻,我们的企业竟然高度一致地“找市长而不是找市场”。 “4万亿”这个巨额蛋糕,企业只要能咬上一口,效益就会大幅攀升。因此为了能搭上这班车,中国的企业在这场金融危机中,精力都用在研究“市长”上,很少有企业去进行技术创新和结构转型。

市长,市场上稀缺的资源
    “市长资源”实际上是行政化资源。毋庸置疑,中国当前的市场化程度比过去更高了,但依然没有改变“市长”在社会资源配置上起的重要作用。
  对于企业而言,要想做大、做强,离不开两个条件:一是项目,二是银行贷款,而这两项资源,在转型中的中国,都掌握在政府手中。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认为,时至今日,“各级政府仍然保持着过大的资源配置权力。”这种“市长资源”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弊端。吴敬琏指出,由于官员仍掌握着重要资源配置权力,如土地资源基本掌握在政府手里,而不是由市场机制进行配置,导致房地产行业在中国畸形的发展。另一方面,价格作为市场配置资源最重要的工具和手段,又因为行政定价扭曲了,如各种要素的价格、资源的价格都定得过低,使得企业在选择生产决策时也发生了扭曲。
  而且,政府过多运用“市长资源”介入企业经营活动,极易造成官商勾结、政企不分的恶果。“市长资源”过多,市场资源就会相对减少,难以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

到底应找市场,还是找市长?
    “不找市场找市长”,其间蕴含了太多发人深省的问题。30年后重提,涉及到我们改革怎么走,是继续坚持市场化方向,还是走回头路。
  改革以来,我们总是向世界大声疾呼,自己是市场经济。可每当经济发展遭遇困难或停滞不前时,政府仍然习惯性地沿用计划经济模式,不自觉地会求助于轻车熟路的行政手段。
  当企业出现困境时,中国政府总会出面去保护。国有企业关系到国家命脉;出口企业关系到外汇储备;三资企业关系到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政绩;房地产行业关系到地方财政收入和上下游相关产业链条的发展……
  产品卖不出去,企业不盈利,自然要破产,而国家总要去保护它们。上海大学金融学副教授周洛华认为,这样只会导致那些本应该淘汰的企业苟延残喘,本应该应运而起的企业却在泥潭里继续挣扎,最终是一个满盘皆输的局面。
  这些年来,中国的企业从政府获得的援助和支持还少吗?最终只是使本应该用于改善民生的公共资源被浪费和消耗掉。更糟糕的是,挽救奄奄一息的企业并没有起到拯救经济、保持就业的效果,只是延长了危机的时间。多年前,日本政府曾花大力气去拯救陷入危机的金融机构,反而使日本陷入了更漫长的危机。
  归根到底,还是中国人害怕阵痛,害怕阵痛会破坏改革的现有成果,但没有破坏性阵痛,哪来的重生?当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必然产生质变,这是任何国家和人民都无法回避和逃脱的。搬出“市长”的举措是短命的,看似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实质上扼杀了市场本身固有的优胜劣汰机制,“长”大于“场”是市场经济的倒退。

作者:王琳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