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食用油价格:资本对决权力  

2009-07-02 16:30:04|  分类: 本刊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所有国人眼里,上天入地的食用油价格早已不是由供需基本面决定的。在中国大豆市场话语权旁落的背后,是政府权力与资本斗争的落败。

受制于人的“大豆”短板
    近年的数据表明,我们对大豆市场的开放程度和节奏并没有有效地控制,过量的进口,给中国大豆种植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2005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进口达2659万吨,占世界进口量的1/3。2007年进口3400万吨,占世界的1/2。目前,中国每年用于压榨食用油的大豆需求量在4000多万吨,国产大豆只有500万吨的份额,其余90%都依赖进口。
  出油率是中国放弃国产大豆而选择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一个直接原因。有数据表明,国产大豆的出油率在17%左右,而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出油率在20%-21%左右。大豆出油率每相差1个百分点,加工10万吨大豆的效益就相差1500万元。此外,美国政府一直给予豆农相当于大豆年产值25%的高额补贴。而在中国,政府对豆农的补贴非常有限。这些都导致豆农对种植大豆丧失信心,使得大豆种植面积连年减少。仅以黑龙江省为例,2006年的种植面积比2005年减少25%,而2007年又比2006年减少了12%。
  与此同时,中国的内资大豆加工企业的压榨量也在不断萎缩。从2000年到2007年,内资大豆加工企业压榨量由占全国90.3%下降到52%,外资企业压榨量则从9%提高到48%。中国目前的大豆加工企业共有97家,其中有64家为外资参股的企业。外资通过参股和独资的方式已经控制了中国80%的大豆加工能力,而且这些外资还垄断了中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基本完成了在中国的大豆战略布局,控制了整个产业链。

外国资本兴风作浪
2003年-2004年初,正值中美纺织品贸易出现问题,为了缓和中美经贸关系,同时也为了增加内资大豆油脂加工企业讨价还价的能力,中国向美国派出了农产品采购团。就在此采购团赴美前夕,美国农业部发布消息称,该年度全球性大豆歉收,这直接导致了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价格的暴涨。当时的中国由于缺乏国际贸易经验,在4100元/吨左右的高价位上签下了巨额订单。而在中国走后的一个月,美国农业部就出面澄清,世界大豆产量将大增,大豆期货价格掉头下跌至3100元/吨。美国的资本和权力联手做局,将中国的企业送上了绝路。
  这次危机的严重后果就是,此后一年,参与采购的企业全面亏损达80亿元,一半以上的中小大豆加工企业停产倒闭。而著名的“ABCD”四大国际粮商——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Dreyfus)则及时抄底,兼并企业、淘汰竞争对手,完成对中国大豆加工产业的布局。

外资布局,意在长远
    这种战略意图首先体现在采购环节上:国外生产大豆的农场主几乎都与四大跨国粮商签有订单,中国很难采购到货源,即使能够采到,也无法发运,因为港口也控制在这些跨国粮商手中;其次,体现在大豆加工上:跨国粮商已经控制了中国80%以上的大豆加工能力;第三,体现在引导交易价格方面:国内的大豆交易价格都跟随着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大豆期货价格波动,手握粮源的跨国粮商很容易引导大豆期价的形成,进而引导大豆现货的交易价格;最后,体现在销售环节:有了前三点的垄断,跨国粮商在销售环节将毫无置疑地占据主导权。
  至此,完成上下游产业链搭建的这些跨国粮商就可以把中国大豆产业玩弄于股掌之上。食油价格高企,消费者苦。去年,由于受到国际大豆期货市场的影响,国内大豆期货价格从年初的每吨2600元一直涨到年底的4100元,最高时达到5240元,短短18个月内价格竟然翻了一番。食油价格下跌,企业苦。大豆加工本身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维持一个中等食用油压榨企业的运营,需要的库存量通常在2000至上万斤,一旦大豆价格下跌,就有可能意味着几十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损失。

资本改变权力初衷
    面对跨国粮商的兴风作浪,中国政府进行了反击。然而,当权力和资本对弈时,权力却显得格外“孱弱”。
  为了平抑食用油价格的上涨,中国粮食部门首次将国家储备油以竞标的形式投向市场,投放总量达到20万吨。希望以此达到供需平衡,抑制上涨的油价。但这种作法效果却并不明显,在油价后市看涨的情况下,企业是不会将这批竞拍油降价销售的,逐利的资本改变了权力的初衷。
  为了平抑食用油价格的上涨,发改委对终端小包装食用油采取了限价政策。一面是咄咄上涨的原材料价格,一面是发改委高悬的限价利剑,对此大多数进行大豆加工的内资中小企业采取了停产的方式来面对,反倒是为外资控制的大型大豆加工企业迎来了扩大市场占有率的时机。
  除此以外,政府采取的措施还包括将2008年大豆1%进口暂定关税的实施终止期从2008年3月31日延长至2008年9月30日,用大量低价的进口大豆冲击高企的油价。
  之所以权力的反击会如此无力,是因为,政府对大豆和食用油的调控主要是在现货领域,而跨国资本对大豆和食用油的控制主要集中在期货上。
  反观跨国粮商,倒是在价格的涨跌中运筹帷幄,进退自如。
  2008年4月1日,中国发改委同意了益海嘉里(益海集团是美国ADM集团以及世界粮油巨头新加坡丰益集团投资组建的粮油集团,是一家全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金龙鱼”、“胡姬花”等16个品牌的小包装食用油。)小包装食用植物油价的提价申请。然而提价申请被批准之后,跨国粮商并没有马上上调价格,这不排除他们要实现期货与现货市场的双重收益的目的。
  
期货市场反击任重道远
    日前,中国粮油行业协会会长白美清将一份《有关专家对提高油脂自给率和保障食油安全的建议》上报国务院,并得到批复。这份建议中提出,争取在5年内将中国油脂自给率提高到50%。针对中国目前的大豆产业格局现状,提高大豆自给率无疑是重中之重。但同时大力发展和完善大豆期货市场也不容忽视,2008年9月3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印发了《关于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份《意见》一出台就立刻波动了期货的敏感神经,但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一些困惑。
  《意见》明确提出,为保障中国大豆产业安全,国家将大力发展和完善大豆期货市场,鼓励和引导大豆生产、贸易、加工企业参与期货市场的套期保值。所谓套期保值,就是做一个和现货相反的头寸,利用两个市场的相关性做个风险的对冲。
  然而,我们很难判断一个企业是在做套期保值还是在进行投机行为。在金融工具的使用上,我们内资企业和跨国粮商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不仅人才和技术远远落后于跨国粮商,而且跨国粮商可以通过国内国际两个期货市场锁定价格,而我们很多内资企业是不能参与境外交易的。
  此外,中国大豆加工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在利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的时候,还面临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保值。如果亏损,无法做账,如果现货亏损是经营性原因,期货亏了,不好解释其原因。
  可见,中国大豆加工的内资企业在期货市场上成长的路还很长。

作者:石薇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