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统计之殇:拿什么拯救虚假的“数据繁荣”  

2009-07-22 14:44:52|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日起,监察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统计局联合制定的《统计违法违纪行为处分规定》(以下简称《处分规定》)开始施行。人们对此充满了期待和疑惑。6月29日全国人大又通过了重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即所说的新统计法。新法杜绝官员干预统计,严惩数据造假……这无疑是对过去统计造假的莫大讽刺。
  故弄玄虚的数据,彰显的是一片虚荣的假象。但这样一个规定,包括新法,能不能还给统计一片净土?

国殇:统计泡沫知多少
    坊间流传甚广的一个笑话:
  问:你的房子只有20平方米,隔壁从80平方米搬到180平方米的屋子,你的居住面积有没有增加?
  答:没有增加。
  正确答案:你在平均住房面积里被增加了50平方米。
  问:你口袋里只有100元,却有人搞一堆数据证明你实际有200元,是谁?
  答:骗子。
  正确答案:统计局。
  精巧的笑话带给人们的是阵阵的苦笑。这样的“正确答案”,换来的是公众的不满和少数人的“心安”。
  统计造假有时更像“善意的谎言”。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透露,2004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增速比各省区市上报的全年GDP汇总数据低3.9个百分点,实际总量差距达到大约26582亿元。
  “误差”居然如此之大,两万多亿的盈余从哪来、为何而来?恐怕只有“当局者清”。
  去年1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中,中国城镇失业率为9.4%,与今年3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去年城镇登记失业率4.2%之间接近一倍的差距更是让人看得一头雾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表示,“测算方法不同,测算结果当然会有很大不同”。尽管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许多专家的认同。但民众心中的疑虑仍很难打消。
  无论是GDP还是失业率,人们期待的只是一个客观真实的数字。只有那样,统计结果对国家和公众才有更大的指导意义。但是,类似的数据还有多少呢?在中国的社会、经济活动中又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出人意料的“跑偏”程度不仅让权威部门有些尴尬,也让人们不免担心,中国的统计泡沫到底有多少。

民殇:“数据繁荣”只是表象
    随着人们民生意识的加强,统计数据也逐渐在民间走红。但公众对统计过程中是否存在违法违纪行为、结果的真实程度等,并不能过多地深究。
  或许是因为统计部门的权威性,或许是因为公众的质疑无力,一些在人们看来有些“离谱”的数据尽管能引发一定的热议,但最终大都在笑笑后不了了之。
  近几年大学生就业难已经成为不争事实。但在诸多高校公布的就业率中,往往很难体现。究竟是数据不对,还是人们的感受不对?数据到底做给社会看,还是做给自己看?
  另外,前段时间公布的去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9229元。与2007年相比,增加了4297元,增长17.2%。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11%。然而,这则喜讯公布后的民调却并不和谐。“你达到平均工资了吗?”“工资怎么增加的?”之类疑问在网络上不断出现。
  实际上,民众对增长超过10%的平均工资“反应异常”实属正常。因为从全国范围来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有22个省(区、市),占全部城镇单位在岗职工的70%。
  国家统计局政策法规司司长程子林认为,统计数据中平均工资上涨而员工实际工资没有上涨,不能算统计上的虚假。
  强调平均工资上涨的同时,关于地区、行业平均工资的统计对比却显得尤为低调。不可否认,这个平均工资从数学统计的角度看或许“合理”。但从民生出发,却有些“不合情”。
  无论如何,人们的实际感受都会是最好的评判依据。毕竟,生活的幸福感和工资的实际购买力是实实在在的,数据的幻象一攻即破。
  统计数据,作为社会、经济活动的重要参考,如今却时常给人“不实际”的感觉。正如那则笑话,问题中数字确实“计算正确”,但谁又能画饼充饥般地自欺欺人呢?统计为生活服务,就应当真正地落于生活之中,这般费尽心机地设计结果,迎合的是谁?糊弄的又是谁?
  “数据繁荣”并不等于掩盖了背后的一切。虽然有时它只是转换了一下数据的表达形式,却更像是一场面子工程。只是这场工程的成本,是国家利益的受损和民众对统计信赖程度的降低。

“统计打假”,需要亮剑精神
    据报道,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曾坦言,一些地方和单位在统计上弄虚作假的现象时有发生,个别地方、单位的领导干预统计数据。而程子林司长也表达过同样的观点,一些基层单位统计活动中仍存在违法违纪行为。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数据造假对于中国社会宏观发展的负面作用逐渐显现,已经成为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据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中国的统计工作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一些指标的统计更加专业,并逐渐与国际接轨。但是,统计中存在的问题并不能因此而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广东省去年立案查处统计违法案337宗,这只是我国统计违法情况的冰山一角。中国有数万名统计工作人员,管理上容易出现疏漏。国家统计局的许多数据需要地方统计机构予以配合,如果地基打不好,上层出现偏移就在所难免。所以,基层统计管理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整治统计违规行为,必须要提高相关管理、监管人员的责任意识,同时还要有完备的奖惩政策。如今,《处分规定》的制定实施让人们看到了“数据打假”的一丝光亮。
  据介绍,在此之前《统计法》并没有达到理想的作用。在专家看来,其主要原因在于其对地方官员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不够。而如今《处分规定》对领导干部和统计人员在统计数据上弄虚作假等系列行为,作出了明确具体的处罚标准。因此该规定也被看作是对《统计法》的一个强有力的补充。
  但一部规定就真的能清查统计过程中存在的违法违纪行为吗?这只是公众的一个美好意愿而已。程子林司长也认为,《处分规定》可以使统计工作水平、数据质量提高,但不可能解决全部违法违纪问题。
  统计局官员的这般表态并非有意为《处分规定》“减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统计违法违规行为早已存在,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近些年风风火火的“审计风暴”让众多违规操作昭示于众,但结果却仍是众多部门、机构“违自己的规,让别人审去吧”。
  审计尚且如此,整治统计自然也少不了磕碰,毕竟在涉及人员处罚时免不了一番“人情往来”。常言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处分规定》在实际工作中的效果还待继续观察,能否冲破人为的种种障碍才是其作用大小的核心问题。
  既然《处分规定》被公众寄予了“劈荆斩棘”的厚望,相关的执法人员就应该拿出一股亮剑精神,不畏权势,所向披靡。

利益,统计违规的终极诱饵
    关于统计违规有一副对联:
  上联: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
  下联:下级骗上级,层层掺水,水到渠成。
  横批:数字出官,官出数字。
  有网友称,凡是造假,必定有利益牵连。统计违规的目的何在?恐怕不止“面子上有光”这点蝇头小利。下级迎合上级,上级显示成绩,这样的心态导致了统计数据跟着一起“飘”起来。
  2004年中央与地方统计的GDP差距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数字越好看,官员的政绩也就越好。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甚至因此提出了“把GDP指标从地方指标中取消”的建议。
  云里雾里的高校就业率更是如此。据介绍,毕业生就业率关系到高校的众多利益指标。财政拨款、专业设置等暂且不说,仅就招生这一项,也足以让高校在统计就业率时“动一番脑筋”。
  在利益的驱使或者任务的打压下,统计违规终究会成为利益集团手中的一式绝招。所以,要深入地解决统计违法违规问题,除了《统计法》、《处分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还要有实务性的措施进行配合。既然利益是统计违规操作的根本原因,那么就应该尽可能地降低统计数据在考核中的“含金量”。
  当利益的引诱使欲望达到一定程度时,权力是打开统计违规大门的一把钥匙。“漂亮数据—官员政绩—漂亮数据”,这样的运作模式是对“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最好解读。可以看出,官员的政绩才是问题的核心。抓住这一点,才能解开统计违规的难题。
  所以,拯救“数据繁荣”的关键并不只是出台法律法规制止“过界”行为。更重要的是对当权者的权力、欲望进行约束。
  
作者:关醒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