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新经济》独家观察三大特殊消费商品   

2009-07-20 14:16:13|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来水:“水分”有多大?

●煤气:“气”死人不偿命?

●电字:“电”蒙了谁?   

    多少年来,在中国浩如烟海的产品质量检查通告中,煤气、自来水、电,这些同样作为百姓消费的商品,却从来没有上过一次质量榜,它们似乎已经成为消费者心中没有瑕疵的完美尤物。即使是在最热闹的“3·15”期间,这三宗商品也都安然地坐在观众席上,笑看着法律与道德的大锤从自己的身边落下。

    它们真的那么好吗?结论只有三个:一是100%的合格;一是消费者无力也无法知道水电气的质量标准,因为无力或无知已经淡漠了消费者的维权意识;一是面对垄断商家,无人敢言。最前者的假设无需认证,即被否认,因为哲学的原理告诉我们,没有任何一种产品会永远是完美的,况且,事实上还有问题。而消费者的无知,在任何一个国度都是无法集中解决的难题,水、电、气这三个特殊商品的专业技术指标太复杂了,即便是业内的专家也不能保证个个说得明白。而消费者的无力是因为无奈中国资源的垄断体制太强大了。如果有一天,你我他中间的任何一人敢拎着一桶自来水或一罐煤气去质量或价格部门讨个说法,也许中国就没了消费投诉的禁区了。

    《新经济》独家观察这三大特殊消费商品的问题,也许揭开的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但其指向很清晰:在商品水、商品电、商品气进入流通领域的今天,消费者有权力知情价格,知情质量,甚至知情它背后的一切。市场经济的环境应该是高度开放、透明、公平的。垄断经营和“一统天下”的格局早已成了老皇历。

电字咬人:为何留不下一点疤痕

    电也是一种商品。你花钱买电,你卖我“足斤足两”的电字,还要配置以让人满意的售前售中售后服务,这是天经地义的。然而,自从电作为商品进入流通领域之后,你几乎看不到消费者为这种商品去消费者协会或其它什么维权机构斤斤计较电“量”的多少。如同自来水一样,消费者没有任何办法去证明自己买的电“量”是否足斤足两,准确无误,也没有办法去验证自己的电表是否符合国家标准。

    谁来认定电表的准确度?国家早在多年前就有规定,由省市质量技术监督部门进行检验或检测,但不知什么原因,后来有的省市又将其检测权力反手“还”给了电业部门。也就是说你家的电表合格不合格,唯一的途径是递上一纸申请,请电业检测机构去检测,而且还要交上一笔不菲的检测费用。姑且不论检测的结果如何,其本身就像你买了一瓶疑有问题的矿泉水却让矿泉水厂家检测一样,检测结果已经没有任何参考意义。

    然而,互联网上的一则消息更让人汗颜。

    有人曝料说,在中国的一些城乡电器批发、零售市场竟有这样一个现象,正规企业按国标生产的电表根本没人要,一些价格低廉的假冒伪劣的电表却十分畅销,这似乎已经成为了电力行业内部的潜规则,而采购方却是大大小小的供电公司。

一度电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全国城乡数亿个家庭,一度电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而,没人去计较,好像也没有办法计较,电字咬人是不留任何疤痕的。

电字跑得快,全靠电表带

    不管你住的是新小区还是老小区,也不管你是否提出过申请,电表的检测鉴定权是在电业部门掌控下的,你没有理由限定电业部门对你的电表质量问题在规定时期内做出鉴定。你花钱购电,你又无权要求销售方对于属于你的商品出具质量上的承诺或担保。

    而更有意思的是,电表破损了,用户必须自己花钱负责更换。上哪更换?自然去电业机构去购买人家指定的产品或型号。你自己花钱去购买商品,你又无权选择卖方,这种变相的强买强卖自从进入市场经济之后,就很少有人置疑过其中的合理性。在成千上万件假冒伪劣的投诉中,电字的快慢与电量的多少就成为“另类”,好像永远是消费者心中的“信得过产品”。

    另一则消息让人震惊:国家权威部门曾组织力量对全国17个省的企业生产的34种电表进行了抽检,结果发现,75%的电表都出现了正误差,即人们所说的“走得快”。对家庭正在使用的电表检测的结果更令人感到吃惊:偏差最大的要快28%,大多数快10%左右,也就是说居民要无端地多掏10%-28%的电费。以北京为例,一度电约0.50元,如果一个家庭每月支出50元,其中就有至少5元钱是多收的。

    长期以来,电力部门不仅垄断了电力的经营,而且包揽了一切电表的校对与安装。在很多地方,总表的校验安装不仅均由电力部门负责,而且总表也是电力部门计量收费的依据,分表虽然可由用户自行购买合格产品,但分表的计量只能作为用户自己分摊电费的依据。而目前企业生产的电表大都是由电力公司统一购买后安装给用户的,一些电力公司为了获取不正当的利益,私下要求企业在生产电表过程中将电表调快,并且是越快越好,否则,就会以产品“不合格”而拒绝收购,为了经营和效益,企业只得认命。

    国家明文规定,电表误差在正负2%以内均属合格产品,因为技术原因造成计量器具出现偏差可以理解。但在实际情况中,75%的电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正”误差。由此不难看出,电表的误差更像是一种人为操纵的结果,而因误差产生的额外收入正是电表快跑的根本原因。

    难怪,一家电力部门的职工在企业停运后,年薪还能突破10万元。

    人们多次置疑电业部门的收入为何居高不下,却没有人置疑自己是不是也在为电业部门的“增收”在“默默地奉献”。

垄断与利益失衡

    说白了,电业部门的老大位置是与其垄断的身份相匹配的。

    垄断与反垄断,始终是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永不停息的博弈,而在电业的发展上,自然与行政上的垄断却让消费者在博弈时显得无能为力。垄断引发的行业收入的巨大差异与各部门行业之间收入的不平等,已成为中国当前的一个社会性问题。从行业平均收入的统计公布看,人均收入排名前十位的大多是垄断性行业。收入水平的巨大差异反过来又成为抑制资源流动与竞争,强化垄断的动力,造成新的收入机会的不平等。

    20世纪80年代以前,国家对电力实行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中央政府独家投资、国家垄断经营。之后,国家通过强制分拆、引入竞争的方式进行电力行业改革,目的便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构建政府管制下的政企分开、公平竞争、开放有序、健康发展的电力市场体系。这些做法虽然改变了过去国家电力公司一家独大的局面,却对电力行业的本身的垄断地位影响甚微。被强行分拆的五大发电公司和两大电网公司仍保留浓厚的计划色彩。分拆将独占改变为寡头垄断,这些寡头能得到主管部门的特殊照顾,比如限制市场准入、价格管制等,寡头因而高枕无忧。这些垄断企业延续了原来行政管理的运行方式,内部管理漏洞很大,在地方政府协助下,排斥外部竞争,保持垄断利润。

    垄断对于消费者的伤害是可想而知的,而迟早也会成为国家的灾难。

国有的,应是国民所有

    国有企业作为国家所有的企业,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是这家企业的投资人。从道理上来讲,国有企业的投资收益应该归全体国民,把投资收益通过一个委托机制委托给了政府,由政府中间的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来进行管理。有一个统计数字表明,从1993年到现在,我们国企积累的未上缴的利润大致有几万亿,这个数字是相当惊人的。惊人的数字背后,有的便是利益集团对于控制资本的渴望。

    中央企业红利的上缴分三种类型:烟草、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五个资源性行业,上缴比例为10%,钢铁、运输、电子、贸易、施工等一般竞争性企业上缴比例为5%,军工企业转制科研院所企业三年内暂不上缴。微薄的分红现状使得国企很难为全民赚钱,这对于广大公众的福祉构成了一种不利,既是直接遭受垄断盘剥的不利,也是垄断势力作大后妨碍市场竞争秩序形成所带来的不利。无论上缴的利润是5%还是10%,相对于连年创新高的国企利润来说都是个比较低的起点,提升国企上缴红利的比重与如何增加对社会的回报,是所有中国人应该关注的问题。

自来水“水分”自来没人怀疑

    在中国,如果你拎着一桶水去到自来水公司或别的什么机构要求检测其质量,十有八九你会被认为精神上有了疾患。道理很简单,因为在你之前,没有哪个消费者会对水质提出过置疑,尽管水作为一种商品已经进入流通领域。

自来水,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资源,却也是最重要的资源。但几十年的习惯,已经使我们对其质量的合格性与收费的合理性麻木弱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可以见到的抄表员,是我们与自来水经营企业唯一的正面接触。

殊不知左右我们习惯的,正是垄断的霸王条款。花钱买的水,却没有与其他商品等值的服务权利少。假设,我们在市场买东西,至少还要看看它的外观质量,砍砍价钱。但用水则不同。

水质都达标了吗?

    关于水质的检测发布,目前国内所有的城市仍沿袭着“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的老传统,自来水公司“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质量问题的解释权理所当然归了他们自己。

    “沈阳市目前的水质已经基本达到国家标准。沈阳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张国祥说,‘直接饮用没有什么问题。’”这是2007年7月沈阳媒体报道的内容。

    然而,仅一月之隔,沈阳市大东区一居民张先生就投诉在自家的自来水中流出了蚂蝗。张先生说,他所住的小区好几个居民楼都发生过蚂蝗事件,由于蚂蝗吸血,居民都不敢直接用自来水洗手,更不用说饮用了。

    在公布提高水质的同时,自来水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地下水的质量要优于地表水,沈阳目前有三分之二的生活用水是来自地下水,所以沈阳与南方城市比,水质更好一些。而且,自来水公司也正在努力,通过打深水井等措施来保证水质。自来水公司还将对老旧供水管网进行改造,以提高水质。”同时,沈阳市水质化验检测中心的专家表示:“对于非常规项目的检测,检验费用肯定会增加不少,但是一般不会影响到居民的自来水费用。”可是,沈阳的市民还没有喝上放心的自来水,水费的上涨却是“和你没商量”。2009年初,沈阳市的水费每立方米上涨了0.5元,无论你是否有怨言,你只有无条件接受的份儿。

水质问题难以解决?

    其实,水的质量问题向来都是“不宜公开”的,这似乎已经是一种潜规则。

    你见过自来水的质量抽查公告吗?除了瓶装水的质量抽查公告之外。

    有媒体报道说,目前中国大部分自来水厂都存在问题。

    中国认证认可信息网综合论坛上说,按照自来水厂的卫生规范,排气孔里边不仅要加细格防护网,防止老鼠、蛇等小动物从气孔落入池中,外边还要加防护盖罩,避免雨水落入,同时防止人随意接近。可是许多水厂清水池的排气孔却裸露在杂草中,且筒口水泥剥落,外箍的铁皮锈得一碰就掉渣。透过排气孔,池中净化过的清水尽收眼底,这样的防护设施,灰尘的进入是毋庸置疑的,动物掉进池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最起码的自来水常规指标检测,许多水厂却认为“没有必要”。根据《生活饮用水集中式供水单位卫生规范》,一个日供水15万吨的水厂,应该每日检验水源水色度、浑浊度、可见物、耗氧量等4项常规指标;每周检验细菌总数、总大肠杆菌群和粪大肠菌群等3项;每月检验规范中要求的全部常规检验项目及非常规检验项目中可能含有的有害物质。但许多水厂不是实验室设备不足,也不是技术不过关,是“有能力而不愿意去做”。技术人员普遍认为水源水是稳定的,处理工艺是稳定的,自来水的水质也一定是稳定的,没有必要频繁地检验。

    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水质就更难以保证了。水厂仪器设备简陋,很多常规检验项目都做不了。有些地方出厂水每日检验只有浑浊度、臭味、pH值和余氯等4项(规范要求是8项),每周检验项目也只有16项。距检测标准相去甚远。

    老百姓花钱买了自来水这种商品,但却无权也没有办法去验证其商品质量的优劣,而且也已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水这种商品是没有选择性的。

 

用水等于慢性自杀?

    如果说我们每天的饮水、用水行为是在与毒药打交道、是在慢性自杀,可能有些危言耸听,但通过饮用水我们每天都在和氯打交道却是不争的事实。

    有关专家分析到,氯原本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的毒气,并造成了人员的大量伤亡。但由于它有抗菌杀菌及造价便宜的特点,战后被世界各国广泛地应用到城市供水系统中。由于氯是化学物质,它在杀灭细菌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的新的伤害。自来水中的氯对人体的危害目前已经被全球科学与医学界所承认。

    水中的氯会让肌肤漂白化、皮肤层脱落、甚至产生皮癣过敏等症状。科学研究证明,自来水的氯会与水中的有机物产生三卤甲烷的致癌物质,这种物质随着氯的增加而增加,就是用煮沸的方法也不能去除;自来水的氯很容易被皮肤、鼻孔、口腔、毛发、眼睛、肺部等器官快速吸收,儿童幼嫩的皮肤和毛发对此更为敏感。美国化学协会的一项研究指出,淋浴时有毒物质被皮肤和毛发吸入的氯比平时高6-100倍,远远高于饮用自来水人体的摄入量。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居民的肌肤判断该地区水质的好坏是最直观的办法,也是屡试不爽的事实。韩日、欧美的女性早已使用无氯水进行洁肤及护肤,国外相关水处理的产品也相继问世并得到大力追捧。难怪听说,到中国旅游的日本游客宁愿自备大瓶纯净水洗漱,也不用宾馆的自来水。

    在中国,生水不能喝是学龄前儿童都具备的常识,而在欧美许多国家,口渴了,拧开自来水喝上几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仅如此,街景的喷水、墙角的龙头流出的水都可以供行人饮用。

水的“水份”

    水做为一种特殊商品,有多少“水份”?质量问题、价格问题、售后服务问题,等等,似乎从没有人或权威部门从保护消费者的权益上去研究探讨过,水的价格成本是多少,水的质量标准有哪些,自来水售后定期检测供水设备又如何,没人去关心。人们对水的了解更多是某某水管暴漏了,某某马路上水管道断裂了。

    既然水是一种商品,就应该将商品的质量和价格如实地广而告之,并采取制约机制将卖水的与检验水的区别开来,不能自行其“事”。同时,也要建立好水的定价、标准的听证制,不能凭自来水公司的“一言”而决定价格或其优劣。

煤气:让你“霉气”

    一立方米煤气多少钱,好像没人关心。

    炉台上的来回变换的蓝火苗、红火苗也已经让居民们的神经麻木了。

    你所关心的只是能否做熟这顿饭,至于这顿饭花了多少煤气成本,你只能把它推给煤气公司了。

    有人曾经打趣地形容煤气这种商品是“气死人不偿命的”。你无法验证其一立方米的煤气值不值一立方米的价格,你也无法检验蓝火苗红火苗的质量差异在哪里,也就是煤气这种商品你只有使用权,却没有知情权。

    这一切原于不变的煤气供给体制。

烧壶开水究竟要多长时间

    对于管道气质量的评定,抛开种种专业术语,最简便也是最易懂的就是热值的高低。然而,管道气的气源有很多种,比如油制气、天然气、煤制气、液化石油气,等等,不同气源热值各不相同。更关键的问题是,管道气的热值很容易调整,消费者根本无法检测出自己所使用的管道气的实时热值,相关部门也没有定期检测公布于众。

    曾有北京一家媒体披露:辽宁省抚顺市煤气总公司在向居民供应煤气时,灌入空气,导致煤气质量下降,该市工商局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没收非法所得146万元,并处533.5万元罚款。此消息一出,立刻在全国引起一片哗然。事后,煤气公司和该市工商局各执一词,孰是孰非难以判断。面对能让人坠入雾中的专业术语,老百姓自有自己直观的判断:“烧开壶里的水需要的时间比往年延长了不少。”消费者既然缴纳了煤气费,就应该享受到质量合格的煤气,怎样才算是质量合格的煤气,消费者只能跟着感觉走。

  

理不清的价格

    对于煤气的价格,煤气公司总是号称气价太低,月月亏损。然而……

    以广州煤气公司为例,一面说着自己一月亏损2000万,另一面该煤气公司在2006年却被审计部门查出过亿元的违规资金,擅自减免6个房地产企业下属小区的管道煤气初装费金额就累计达4144万元。

    煤气涨价之前总要召开听证会,但听证会上不是个形式,煤气价格仍由煤气公司一口价,所以消费者戏称听证会为“涨价会”。对于煤气价格的上涨,煤气公司给出的理由基本上都是成本上涨。目前,中国一个城市基本上只有一家国有煤气公司,于是这家国有企业在市场处于垄断地位,没有自由竞争,因此该企业并没有在正常市场机制的调节下运行,垄断企业的价格并不由价值决定,因此煤气公司以成本提升作为涨价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当油价上涨的时候,煤气价格也跟随上涨,当油价大幅下跌的时候,煤气价格又为何维持高位不降?

 

 “恶意”的误差

    在消费者的维权活动中,有不少反映瓶装煤气缺斤短两的。“明明15公斤的煤气,为什么家里一称只有14公斤左右?”对此,质监局标准计量处给出的答复是,对于“瓶煤”,国家标准规定,允许偏差为上浮0.4公斤,下浮0.5公斤,可见,14公斤正好是底线。因此,并不能判断这是煤气公司恶意的误差,这瓶装煤气虽然缺斤短两,但却理直气壮。无奈的消费者会想:为什么刚刚在国家标准规定的下限,而不是上限?

    作为生活的必需品,煤气与百姓生活的息息相关。但中国的供气体制中存在的以上种种问题,究其缘由,都是垄断惹的祸。中国的公用事业明显带有政企合一的痕迹,煤气公司的垄断经营者,往往也是政策的制定者和监督者,这造成企业运行缺乏必要的监督和约束,也使得企业利用垄断地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现象非常普遍。

    煤气,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真的让中国的老百姓“没气”可生!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