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政策性歧视:“大集体”呼唤集体式阳光   

2009-07-01 16:27:22|  分类: 本刊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年代出生,60年代下乡,80年代返城,90年代下岗”,有人将这描绘成是“大集体”职工的人生轨迹。
  “大集体”这个地地道道中国特色的标签赋予了“40、50”这一特殊群体太多的喜悦、磨难、辛酸及不公平。当“文革”这场闹剧愈演愈烈,“接受再教育”成为主旋律时,他们不得不放下书本上山下乡;当“文革”的闹剧收场后,他们扔下锄头带着希望踏进了父母单位所属的“子企业”,成为一名 “大集体”职工;当企业产权改革在“减员增效”这铺天盖地的口号声中时,他们是属于第一个“吃螃蟹”的群体,城市中最先离开工厂大门的自谋职业者。
  一路走来,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群“大集体”们,早已过了中年,而且负荷多多: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未成年的子女,有的找到了工作,有的还在四处漂泊,有的攥着大把大把的医药费在与原企业主管部门讨要历史欠帐,有的拿着原本应由企业承担的取暖费发票在上访等等,应当说“大集体”中大多数人的生存状况和生存质量已经到了极其艰难的程度。尽管从政府到社会都对这群“大集体”给予了这样或那样的关心、关注,但由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太多,“大集体”们还是十分渴望在养老、医疗等方面能给他们一份平等的待遇。

    “中国就业蓄水池”功不可没
    大集体是厂办大集体企业的简称,如今这个专有名词仿佛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它指的是20世纪80年代,以安置返城知青和国有企业职工子女就业为目的,由国有企业资助兴办的,主要向主办国有企业提供配套产品和劳务服务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它是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解决特殊的矛盾,肩负着巨大的政治和社会责任应运而生的产物。
  无论是80年代返城知青的就业,还是90年代国企改革富余人员的分流,大集体都为之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也因此被称誉为“中国就业蓄水池”。然而,随着社会发展的车轮向前滚动,这个曾经的“中国就业蓄水池”却不知不觉演化成了中国经济向前发展所背负的历史包袱。
  仅以辽宁鞍钢为例,我们就可以一窥大集体在其发展过程中,由时代所赐予的悲欢。
  1979年,鞍钢按照国务院关于“发展集体经济,安置更多待业子女就业”的指示开始兴办附属企业,1981年到1995年间,鞍钢大集体共吸纳就业人员18.3万,安置的就业人员占鞍山市同期就业人员人数的一半,为鞍山市保障就业、化解社会不稳定因素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同时,在20多年的发展中,鞍钢大集体自身也累计实现销售收入245亿多元,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同样也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入世的成功,外企的涌入,民企的崛起,在激烈的竞争中,国企这艘航空母舰已显得严重超载,需要减负,才能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立足。
  2005年,鞍钢和本钢重组,就受阻于其所属的拥有21万职工的大集体。国外像鞍钢这样年产千万吨钢的企业也就1万人左右,而鞍钢仅集体职工就有16万人,再加上本钢的5万,这使得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还没热身,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如果这21万人让企业背着,每人每年1万元就是21亿元,国有企业不仅背不起,而且很可能被拖垮。
  面对残酷的市场竞争,国有企业精干主体、剥离辅助,轻装上阵本无可厚非,然而对于一出生就以确保社会稳定为宗旨的集体所有制来说,其主要生产经营活动都是依附国有企业来进行的,市场竞争力非常薄弱,改制把大集体抛向以“优胜劣汰”为法则的市场中去,其前途和命运不言而喻。
  据资料统计,2006年东三省4835户集体企业中,亏损和停产的高达3498户,占总数的73%。114万名集体职工,有78万人下岗。
  大集体企业曾经为新中国建设做出的历史贡献,不应该被忘记。时代变迁、国企改制的成本,不应该由大集体的职工来承担。

    政策也在歧视“大集体”
    这些大集体职工中,最幸运的人除了创业取得成功的以外,当属由集体所有制改成全民的了,然而对于这部分人却也有政策的不公平,那就是工龄不能连算。工龄关系着工资、保险等一系列待遇,工龄不能连算也就意味着曾经在大集体中同全民职工一样挥洒汗水的工作经历被无情地抹去了。
  大集体职工中的下岗者,手中拿着一次性安置费,一步入社会就遇到政策的盲区,几乎所有的下岗再就业的优惠政策都是针对国企职工。然而,这样的境况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是那些处于停产状态的大集体企业,这些企业采取放长假的方式,职工当然也不算下岗,结果这些职工既不能拿到买断工龄的补贴和失业保险,又拿不到下岗职工生活补助,也没人给缴纳养老保险,得不到任何社会保障。
  据有关部门2006年的调查,仅辽宁省厂办大集体企业中,拖欠职工工资1年以上的企业就有700多家,分别有28.5万人(占43.4%)未参加养老保险,35.3万人(占53.8%)未参加失业保险,59.2万人(占90.2%)未参加医疗保险。
  就算大集体企业正常运行时,这些大集体的职工同样也承受了不公平的待遇。以江苏苏北电力系统内的淮安供电公司为例,全民职工比集体职工工资多3倍以上,而且大集体的职工不能参与技师的评比。更有甚者,有的企业,春节前对特殊困难党员的补助,全民职工特困党员,每人补助1000元,集体职工特困党员,每人补助100多元。
  多年来,大集体的职工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重压,究其缘由,有时代变迁的无奈,也有政策的盲区。大集体的职工,命运曾与他们开过一个玩笑,他们在应该学习的时候,时代却没有给予他们学习的机会,他们的青春为时代做了牺牲。如今他们人到中年,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未成年的子女,这些曾经的大集体中的中坚力量,今天在家中还是坚实的脊梁,他们肩负重担,艰难地撑着年轻一辈走向幸福。

    “大集体”们呼吁平等阳光
    2006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就业再就业工作的通知》首次将《再就业优惠证》的发放范围扩展至厂办大集体企业下岗职工;同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也联合下达了《关于下岗失业人员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与旧政策的不同点就是,将厂办大集体下岗职工也纳入到享受税收优惠的下岗失业人员范围内。同年,沈阳市也下发通知,2006年7月1日开始,只要交300元钱,破产、困难集体企业的退休人员就可以入医保。
  2007年:江西省为9万名未参保城镇大集体企业退休职工新建养老保障,从2007年7月1日起,他们每月可领到政府给予的200元养老金补助。同年,安徽省将保障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基本生活纳入十二项民生工程,将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基本生活费所需资金列入了各级财政预算,建立了确保发放的资金长效保障机制。
  2008年:黑龙江省将城镇集体企业退休人员纳入基本养老保险。同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出台了《城镇单位招收录用职工参加养老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彻底解决“大集体”职工养老保险问题。
  尽管一些政策在实施过程中会遇到困难,比如大集体企业的人员档案管理问题,许多原始档案已经丢失,这给大集体职工身份的认定带来很大的困难,但是对于所有大集体职工的都利好的一面在于,政府并没有忘记这个曾为改革作出牺牲的群体。
  一面我们欣喜地看到,政府关爱大集体的脚步已经迈进了政策的盲区;一面我们又深切地感到,关爱大集体尚在路上,几十年长期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几十年来,大多数大集体企业几乎都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拖欠职工工资和保险的资金缺口很大。按照现行的政策,对于企业改制,中央财政补助30%,地方政府负担35%,主办企业负担35%的比例来计算,地方政府和主办企业都无力承担。以黑龙江省为例,截止到2007年,厂办大集体累计拖欠职工工资和社会保险费就已高达55.6亿元。
  面对这种状况有政协委员曾建议,国家应出台相关政策,如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等,解决拖欠职工的工资、医疗费、取暖费等问题。曾因政策造成的不公平需要政策来纠偏,政策性纠偏的重大意义在于,对大集体职工多年所做贡献的肯定,同时,以政策推进公平、正义,也会给全社会带来极大的精神满足。
  政府能够为大集体的职工谋更多的福利,这是全社会的福祉,因为他们是令所有人敬仰的人,“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了生活的真相后仍热爱生活”。

    作者:石薇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