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治污情绪化的“心理障碍”   

2009-07-01 10:18:49|  分类: 观察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底,国家《“十一五”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考核办法》出台,“办法”中有一条刚性规定:地市减排不达标,党政一把手就地免职。无疑,这彰显了中央政府治污的决心和力度。
    气势上的势如破竹,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治污风暴从京城刮向东西南北。
    中央政府下决心治污其实并不是从去年底才开始的。近10年甚至近20年来,可以说年年都在治污,年年都有治污的新举措。但纵观各地污染情况,一些企业排污现象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为什么在中央文件的棒喝下,地方治污仍难以达标?
    这是因为,一旦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企业利润与刚性指标的矛盾纽结在一起,孰重孰轻就很难辨清。

企业:“猫鼠游戏”的两难
    政府坚持责令污染企业限期通过技改实现达标排放,否则将被强制关停。而企业已经习惯了“游击战”,人查我退,人走我就复工。所以每一次治污战役过后,又形成一批战场。
    在这种“猫鼠游戏”中,企业的心理障碍是:进行技术改造实现达标排放,利润就会大幅缩水,尤其对于资金短缺的中小企业无异于抱薪救火;不达标,就会面临罚款,甚至强制关停,所有的投资灰飞烟灭。
    以造纸行业为例,专家算过一笔账:当草浆造纸企业的生产规模小于3.4万吨时,如果要做到治污达标,企业就是零利润。企业为了谋取利润,只能铤而走险。 “宁愿受罚,也不改造”。
    江苏省环保厅调查发现,目前排污成本与治污成本形成倒挂,这使得企业宁可掏钱被罚,也不愿治理污染。据测算,目前二氧化硫排污费的征收标准为0.60元/污染当量,而电力生产企业二氧化硫的治理成本高达3元/污染当量。
中国70%以上的环保投资是政府投入的,中小企业自有资金非常有限,由于融资成本高、信贷风险大,加上央行的货币紧缩政策,很难获得商业信贷资金,所以只能与环保部门玩“猫鼠游戏”,更有一些企业利用“技术改造”期,开足马力在“大限”之前加紧生产。
    在以煤矿、冶金、生产制造行业(如纺织、木材加工)等资源性产业为主要支柱的地区,煤矿、钢厂等也是当地百姓就业的主要渠道,甚至是全家赖以谋生的饭碗。这种“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单向直线模式虽奠定了当地居民的物质基础,也对居民健康和环境造成巨大破坏。
    一造纸工人说,在工作的纸业轧草车间,灰尘和杂物弥漫在空气中,高达30摄氏度的室温、超分贝的噪声,使他们无处可躲。但他们坚持说,死也不会放弃这份工作。

政府:“太极推手”的两难
    企业屡罚不改,使地方政府不断受到了舆论诟病。
    西安环境工程师郭延明说,“地方政府单纯从本地区经济发展的角度考虑问题,往往忽视对环境和生态的破坏,过分地追求经济增长,因此执行法规不严格,这就导致污染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
    坊间一致认为,当地政府部门的“宽容”成就了违法者。虽然法律明文禁止企业污染,国家三令五申要求企业达标,但到了地方,因为利益关系,法律以及国家政策的威力很容易被地方政府用太极推手化为无形,导致企业污染依旧,官员提拔依旧。
    毋庸讳言,地方政府与企业利益休戚相关,污染企业可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为地方官员带来了政治利益,地方GDP增长了,政府自然有了政绩。
    地方政府在治污上也有心理障碍,对企业实行刚性指标,大企业尚能保全,小企业只能关闭。可是:有多少地区有那么多大企业?小企业都取缔了,地方经济靠什么发展?
    据统计,我国中小企业占中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直接创造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份额。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司巡视员狄娜说,中国50%的税收、60%的进出口总额和75%的城镇就业机会都来自中小企业。
    企业利润与地方财政息息相关,有了污染企业上缴的税收,政府才能有条件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升社会保障能力,发展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
    出于民生与稳定的考虑,政府也不得不迁就一些污染企业。

中国经济的“公地悲剧”
    改革开放30年,飞速发展的经济背后所蛰伏的问题也接踵而至。地方政府在企业排污问题上骑虎难下,老百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企业在本就不景气的情况下,面临无解的排污难题只能与环保部门玩“猫鼠游戏”。
    环境污染与经济发展;能源消耗与出口创汇;人民币升值与流动性过剩;防通胀还是防下滑?股市救世还是自救?货币从紧还是放松?房价涨还是跌?管制价格还是市场定价?实行真正的市场经济还是有所保留?这些问题都面临着共性的“两难抉择”,要么是保一头,要么是砍一头,两头兼顾的确很难。而事实上两头兼顾的后果是哪头都顾不上。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张卓元认为,中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措施试图消解经济运行中的诸多问题,但在政策制定和政策实施过程中,政府决策面临“两难”的尴尬境地。第一,既想保持经济高速增长,又想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第二,既想改变资源消耗型的粗放增长方式,又不愿大幅提高资源价格和环境损害的成本;第三,既想抑制投资增长过快,又不愿大幅度提高投资成本;第四,既想减少贸易顺差,又怕人民币升值过快,影响国内就业。
    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纠葛在一起,解决问题的思路就变得复杂起来。

作者:王琳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