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企业倒闭迁徙 没有黑色的百分比  

2009-06-30 12:54:21|  分类: 本刊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把资本的衰落与迁徙归结为投资环境的恶化,全世界恐怕没有一片适于投资的乐土。
    英国一项调查表明,英国平均每4分钟就有一家企业倒闭。按此推算,全球不到1分钟就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倒闭。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在中国关于中小企业倒闭和迁徙的信息像龙卷风一样从南袭北。从年初青岛206家韩企的“夜半逃逸”到沈阳700多家韩企的“不辞而别”,更加重了人们的忧虑。而媒体和公众的进一步“情绪化”又将原本简单的问题渲染得扑朔迷离甚至神秘复杂。
    资本从流动期进入睡眠期,从兴盛跌进衰落,从置业转向迁徙,这原本是经济运行本身规律所决定的,单单从投资环境的变化去解析难免将太多情绪化的东西输入资本,这是很危险的。

倒闭与迁徙 没有黑色的百分比
    不仅是从去年开始,改革开放初期,从下至上就有一种不端正的心态:即一个新项目投产或一个新企业诞生时,媒体与政府欢呼雀跃;一旦倒闭或者出现问题,谁都接受不了,甚至不能原谅。尤其是对已有规模的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倒闭或迁徙更表现出一种近乎于如丧考妣的忧患。
    不久前,国外一家财经媒体披露,“受困于高涨的成本和日益严格的监管,珠三角地区已有上万家企业倒闭。”与此同时,对于珠三角地区企业外迁的报道也频频见诸国内媒体,有人怀疑,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开始出现经济断裂?
    “广东地区5000多家鞋厂中,已有1000多家关闭”。去年11月,亚洲鞋业协会一项调研数据将珠三角制造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亚鞋”一脚踢倒了企业倒闭与撤离的多米诺骨牌。不仅仅是制鞋企业,去年遭遇“质量门事件”的玩具业境况更糟。广东一大型玩具制造商表示,保守估算,今年内将有30%以上的同业被淘汰出局。
    而制衣、仪器仪表、塑料、电子加工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也都出现类似境况,不少企业远走越南、柬埔寨。
    1月,东莞有365家制造类企业注销。而来自香港工业总会消息,珠三角地区的6万至7万家港资企业中,今年将有10%停产。香港工业总会副主席刘展灏称,这个比率可能是20年来最高的,一部分厂商也许将永久停业。
    另一份针对珠三角港商的调查:目前8万家港企中,有37.3%正计划将全部或部分生产能力搬离珠三角,更有超过63%的企业计划迁离广东。
    不仅仅是珠三角,浙江、上海、北京、山东、辽宁等地,一些中小企业的倒闭或迁徙也呈上升势头。
    原材料涨价带来巨大压力,温州市20%的中小企业将破产;温州打火机企业将从600家左右锐减到50多家,破产倒闭高达80%多。
    继2006家韩资企业“夜逃”山东之后,又有700余家韩商撤离沈阳。
    种种迹象表明,一场空前的危机已悄然来临。这股“破产潮”或“迁徙流”是脱胎换骨之痛还是衰退前的无奈?这组“黑色的百分比”在刺痛着国人弱不经风的心态及传媒过度脆弱的神经。
    其实,资本的消亡或迁徙,没有黑色的百分比,有的只是资本固有的、不拐弯的目光。

资本“天马行空”谁拦得住
    资本是没有地域界限的,其迁徙的方向只朝着利益。当资本在一个地方所孵化的利润达不到最大化时,资本转型或转移是资本家不变的选择,即使在投资环境没有任何变化的背景下。
    投资环境主要是指吸引资本落户的各种政策资源,如水、电及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条件。应当说,这些投资环境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比如土地和人力成本的提高、运输费用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等,但这些不是促成一些中小企业转型或转移的重要条件。变化的根本永远是市场本身。当打火机点燃全球百分之八、九十的市场时,许多企业还在拼命地往里挤,产品饱和了,自然有一些企业就要被市场挤出或主动迁徙;当所有的服装产品都在“扫荡”欧美市场时,也就意味着到了该清理战场的时候。市场总要在某个阶段进行重新洗牌,择优汰劣,这是市场法则。而从盈利的高点下跌,是谁想拦也拦不住的趋势,劣企总是要与时俱退,因为资本只讲法则,不讲人情。
    一些官员和经济研究机构曾尖锐地指出,市场在培育一个产业的同时,也同样在“摧残”一个产业。企业、产品在市场的逼迫下,不进行产业的升级换代是绝对不行的。早在5年前,广东社科院省情调研中心就在《广东区域综合竞争力报告》中破题:港商大量涌进,市场“逼迫外源型企业尽快完成产品的升级换代,加快向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产业转型”。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广东省很多产业仍处于国际产业链低端,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强。
    外贸行业有个算法:如果整条产业链的利润是100%,那么中国以加工贸易方式拿到的就只占10%,而其余的90%是高端的、别人的。
    一鞋厂老板说,同一双鞋,如标识是“中国制造”的,在国际市场的叫价只有18美元,而标识是“意大利制造”的,就能叫到80美元。中国企业没有自己强大的品牌就只能仰人鼻息。这种窘境会让中国的企业活得越来越累。
    所以,人们大可不必为中小企业尤其是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倒闭或徙迁去忧心忡忡,企业的生死存亡与自然界的冬去春来一样是自然常态。以东莞为例,1978年以来该地区共注册3.3万家企业,现仅存1万家,淘汰率达66%。目前中国中小企业的倒闭年龄平均不到3年,2年内倒闭率更是高达80%。
    我们应该学会从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倒闭或迁徙中,看到产业升级的希望。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丧失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是正常的,表明整个中国在进步,由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较快,这种转移还应该比别的国家来势更猛才对。如果一二十年过去了,那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还不外迁,就表明这个地区没有进步。

成本上涨也是正常的
    企业倒闭与迁徙,一个被炒得烫手的依据就是“企业的成本上涨了”。
    企业运营成本上涨是一个全球的问题,不是中国独有的。
    国际期货油价已经突破了130美元,大米价格突破了1000美元/吨,油荒与粮荒带动相关的甚至不相关的诸多要素价格一路狂飚,在这种背景下企业找不到一个不涨价的地区,能找到的只是地区之间的价格差。
    即使是不遇到全球性的涨价问题,仅从局部而言,企业的经营成本抬高也是正常的。比如说10年前你得到的土地价格是5000元/亩,劳动力价格是800元/月,由于你经营得好,纳税和缴费额度多,也就等于给这个地区创造了财富,这个地区的GDP上来了,象征其财富标志的土地、厂房等也就自然水涨船高。如今假设这块土地10000元/亩,劳动力价格1600元/月,这两个100%是由你亲手创造的。
    在成本上涨的置疑声中,关于针对新《劳动合同法》的谴责也不绝于耳。
    一些企业和学者认为,新《劳动合同法》大大增加了用工成本,是导致企业倒闭、撤离的主要原因。指责新《劳动合同法》“脱离了中国国情”、“过度保护劳动者的利益”、“损害了企业的利益”等等。
    新《劳动合同法》增加了企业多少成本,说法不一。官方的解释说,新《劳动合同法》只是抬高了违法企业的运营成本,对守法企业没有多少影响。
    据调查显示,《劳动合同法》实施之后,广东、浙江地区企业总成本不过增加了2%。可见,只要企业一直合法经营,上升的这点成本压力是容易被消化的。
    对此,从事法律研究的伍静教授说,长期以来,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加工制造企业大都存在侵害劳动者权利的现象,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权利得不到很好的保障,有些甚至是极其严重的。比如东莞的“童工买卖”事件。童工中最小的竟然不到10岁,每个童工每月至少工作360个小时,而每小时的工钱却只有可怜的3元钱,对这种违法企业来说,按照法律予以制裁,即便企业付出再多的成本也是值得的。这类企业就是破产一万家也不值得心疼。像青岛和沈阳今年春节前后“逃逸”的韩商或者是污染严重的,或者是拖欠职工数年工资的,或者是赖着银行货款不还的,这种外资走光了是好事而绝对不是坏事。

从容面对企业生死
    其实,中小企业甚至大企业的破产倒闭或迁徙很早就开始了。
    进入市场就等于进入了生死博弈的战场。这一点,只是南方表现得更突出一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企业诞生,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企业倒闭。有数据显示:中国本土企业,每1分钟就有9家企业倒闭,能够生存三年以上的不足10%。
    长期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于接受“生”,而惧怕“死”。其实,我们既然选择了市场经济之路,就应该剔除非市场化情绪,从容地面对企业的生死成败。

作者:王浅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