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市场法则:叫板“伪经济”出局  

2009-06-30 12:41:33|  分类: 三寸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伪经济”容易让人与“伪经济学”联在一起的。 “伪经济学”常常是鞭挞一些经济学者不负责任或没有科学含量的经济学观点。
    其实,在我们生活中,有许多貌似经济却又距离经济甚远的东西都被堂而皇之地冠上了“经济”头衔,并以此用来指导经济工作,因为“经济手段”是领导最喜欢用的手段。如此,我们就把它称为“伪经济”吧。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我们身边“伪经济”的东西还真不少。本刊曾发表过一篇题为“节经济 节节败退”的文章,其中不乏许多“伪经济”现象。领导头脑热,年节自然多。以行政的手段“制作”经济,而不是用经济的手段去尊重经济,经济也经不起这般胡乱折腾。如今,什么“纳税光荣大户”、“信用标兵”等名目繁多的奖牌名誉如泛滥洪水,法律的底线却成了道德的楷模。这种与经济规律相脱节的行为,不仅抓不住经济的命根子,反而把正常的经济行为弄得一团糟。

体制惯性:思想政治工作“动迁”
    王大鹏:这些年来,关于“光荣”的议论不少,其中有许多是涉及政府职能部门对所辖行业和企业的。为了激励下面达到什么标准、做好什么事情不惜出台这样那样的评比奖励性措施。表面看这些措施好像是对企业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实际上治标不治本。
    王锐:是的。全国有2016个县区,95%以上的县区都评选出了“优秀纳税企业”、“纳税先进单位”,有近30个省评选出“纳税百强”、“纳税十强”、“纳税光荣大户”等,而这种评选还在不断继续着。中国所有的税法都表达了同一个法理,即纳税是公民的义务。纳得少是义务,纳得多也是义务。纳得少是因为你占用的公共资源少,纳得多是因为你占用的公共资源多。如果将纳税也作为一种荣誉来对待,本身就稀释了“义务”这一法律刚性的概念,也很容易让人产生歧意,认为纳税好像是道德范畴的事情。
    王大鹏:有媒体说“总人数在1.5亿左右的新阶层使用着全国半数以上的技术专利,直接或间接地贡献着全国近三分之一的税收”。连媒体都在自觉不自觉地向国民传递这样的信号:纳税是“贡献”,而不是义务和责任。大家知道“贡献”是非义务非责任的,是可做可不做的。而照章纳税是必须的、一定的,否则就是违法的。
    王锐:这样的例子很多,如环境保护部门推选的“排污达标先进企业”、海关部门推出的“海关诚信企业”等,据不完全统计,这种以道德标准做依据的“选秀”有414项。更讽刺的是连最具法律条款意识的司法系统也将结案率作为评优的直接标准。难道,案子还有不结之理?
    王大鹏:长期以来,人们很少对这种现象做过认真的反思。不仅是税务、环保,很多部门我们都可以遇到,比如评选“重合同守信誉企业”、评选“诚信单位”、“消费者满意产品”等。国家已经出台了《公司法》、《合同法》和《产品质量法》,企业的所有活动必须置于法律的框架之下,企业按合同履约就好比小学生重视老师留的作业一样,不存在什么荣誉不荣誉的问题。兑现合同,讲究信誉,应该是企业谋生与发展的必须,是天经地义的,是经营之道。这种所谓的正面激励只能制造出畸形的“税务文化”或“工商文化”,甚至是“政府文化”。用道德的评判标准去裁定企业的行为,最终的结果就是让法律沙漠化。
    王锐:如果依法纳税深入人心,纳税成为常态,何来这么多的麻烦事?西方有谚云:人生不能逃脱的两件事,死亡和纳税。国外纳税意识深入人心,断然没有“纳税光荣户”的评选,也从未听说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被美国政府授予“纳税大户”的荣誉称号。如果诚实守信成为坊间共识,守法守信成为常规,“重合同守信用企业”、“诚信市场”、“诚信单位”的评选又怎会如此时髦。恰恰因为诚信的缺失,催生了“诚信”的评选,而评选背后的不诚信,又要伤害多少不善于走关系的好企业。
    王大鹏:“光荣”太多了,反倒没有光彩和荣耀了。本来法律已经界定了什么是不应该做的,你无论是经商还是为政,老老实实恪守法律的底线就是了,习惯于用“好人好事”的模式去框架经济工作,说到底还是将传统的思想政治工作的东西全盘“动迁”到市场经济中来。这种对法律法规的漠视,不会给经济带来什么好处。
    王锐:当然,我们刚从计划经济走出来,抓“革命”的惯性思维还不可能立即刹车,要破译出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法制经济这个命题还需要时间和过程。

历史遗痕:一哄而起的“运动式经济”
    王大鹏:“伪经济”不仅表现在单纯地用道德标准去评价企业的行为,也表现在人为地扭曲经济发展内在的规律上。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优势,一个行业有一个行业的特点,置这些优势和特点于不顾,生搬硬套一个模式,这就是违背规律。
    王锐:违背规律的事情不少。当年搞开发区建设几乎全国的县区都有动作,你辟出10公顷土地来,我就腾出50公顷来,将所有的优惠政策一古脑儿搬进来,东北某省一年就建了60多个开发区,形式和规模及优惠政策都没有区别。如今真正发挥作用的不过一二。大部份都是半截子工程或已完全荒芜。开发区一哄而起的结局自然是一哄而散,因为用行政手段或命令是培育不出市场的,而宝贵的市场资源也被破坏了。
    王大鹏:发展乡镇企业也是如此。在国有大中型企业体制旧、搞不活的背景下,乡镇企业灵活的运转机制的确吊起了一些决策层的胃口,一时间“无工不富”的舆论铺天盖地,为了改写一些乡镇工业的“零纪录”,县乡领导包点包片,千方百计地搞资金、拉项目,一瞬间,乡镇企业遍地开花,结果呢?“结果”是没有几个好的!许多家银行死帐呆帐至今还处理不了。
    王锐:国营企业也有“运动式”的改制改组,从承包到租赁,从产权拍卖到“零出售”,急于将国营企业推向市场的心态也加大了改革改组的成本,国有资产流失或变相流失的问题虽然已被历史尘封,但没有被历史抹去。回眸当年,我们所做的非经济、非市场的行为太多。
    舆论中各色的“先进经验推广活动”层出不穷。思想的先进可以学习,但经济发展的经验怎能全盘照搬?不同地区有不同地区的特殊情况。不顾实际情况,生搬硬套,结果搞得是人困马乏,学习的雷声大,效益的雨点小。
    王大鹏:这些都是有历史渊源的。“大干快上”、“齐步走”、“一盘棋”等计划经济的特色名词在人们观念中形成一片剥不掉的痕迹,用搞“运动”的方式搞经济也就不难理解了。地方GDP的硬性考核标准,也透露着伪经济的影子。
    王锐: “伪经济”“伪”在哪里?不按规律办事而又言必称尊重规律,不懂市场而又言必称尊重市场,此乃“伪”也。经济规律和自然规律一样,你不尊重它或对它施以“伪善”,它总会以十倍甚至百倍的疯狂报复你、惩罚你。

市场法则:叫板“伪经济”出局
    王大鹏:与县区职能部门领导交流中,多数领导都在感叹现在“经济工作难抓了”。应该说,这种感触是真实的。市场的千变万化、竞争的千难万险、企业的千差万别,再用开现场会、下发文件、蹲点调查或用运动式方法去抓经济,可以说基本是一抓一个空。为什么?因为你不是厂长,你对企业的产品成本及竞争对手所知甚少;你不是专家,对一个行业的未来甚至行业眼下的格局还是一头雾水。你抓,抓不到点子上,你不抓又怕没有政绩。所以只能选择自己熟悉的政治手段。
    王锐:这也与政府的考核标准有关。GDP年年要递增,领导也没办法。
    王大鹏:目前一些企业对这种荣誉也不太感兴趣了。我国加入WTO已经第八年了,政府“帮助”企业“生产”出来的各种荣誉,对市场的作用力没有多大了。别说外国人不认,国人也不在乎。
    王锐:市场这东西是最讲道理的,等价交换,平等竞争,你再把什么纳税大户都弄进了“光荣榜”,也是在制造新的不公平竞争。因为纳税1000万元和纳税100万元如果都是足额的话,那就是对100万元户的歧视。同时,市场经济法则也排斥长官意志或带有政治化的“运动式经济”。
    王大鹏:到了应该理一理头绪的时候了,是市场的还给市场,是企业的还给企业,是政府的还给政府,让市场资源、企业资源和政府资源迅速各就各位,去“伪”存真,让我们原本艰难的企业少付出些政治成本。
    王锐:在经济转轨时期,破除“伪经济”第一位的不仅要解放思想,也要解放领导方式和管理方式,思想再超前,如果行为方式还是计划经济的框架,那就只能与市场法则唱对台戏了。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关注天空,他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关心脚下,他注定没有未来。

作者:王大鹏 王锐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