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卑微的穿透力  

2009-06-29 16:01:43|  分类: 总编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相聚,有人问,如果让我们的记忆退后10年、20年,你印象里最深的是什么?
    这突兀的问题,一下子考住了大家。稍许,有人说:“20年前,他跪下向我求婚。”“他”现在是富甲一方的款爷。
    接着又有人说:“10年前,我与同事争处长,被讥讽为自不量力。”
    ......
    朋友们的回忆中几乎没有伟大与辉煌的影子。
    “你哪?”有人问我。
    后退20年,那是一个遥远的时空。在那个已经不清晰的隧道里,真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光亮。我不假思索地回道:“是那个跪着为我服务的女孩。”是的,那条屈膝的腿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那是1986年,我出差入住南京饭店。傍晚,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个与我年龄相差无几的女孩进来,她熟练地操作着客人入寝前的工序,最后,静静在跪在床边为我揿起上床的被角……
    那个女孩的相貌,我已经没有印象,但那条单跪下的腿和那谦逊的神态却已经穿透我生命的四分之一,且久久难以忘怀。
    穿透我记忆的还有一件事。
    3月的一个周末,春寒料峭的沈阳。刺骨的北风把人们挡在了温暖的家里,街上少有行人。
    我的车由东向西行驶。一个红灯拦下我。空当中,我无意打看一下四周。瑟瑟寒风中,冰冷的马路上,两个乞丐在要饭。一个隔着薄薄的凉席躺在地上,身上盖着一床脏兮兮的薄被;一个跪着,面前放着一只破旧的装钱的茶缸。
    “哎,请过来一下。”我摇下车窗喊。那个跪着的惊喜地看着我,艰难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来到车前,伸出那个茶缸。
    “为什么这么冷还出来?”我问。
    “为了活着!”他答。
    躺在地上的是他的父亲,得了白血病,到城里就医,病没治好,钱花光啦,回不去家了。他说:“我们不死,家里的人就有勇气活下去。”
    我相信了他们的故事。在人的需求中,他们只求“活着”,而“活着”是那个最低、最简单、最卑微的层次。我没有必要在这个层次上还持什么怀疑态度。一个为了生命而勇于放弃尊严的力量尽管是卑微的,但也充满着震撼,至少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高贵更让我钦佩!
    我愿意为这卑微的“秀”买单。
    又想起年初到吉林省政府履新的原一汽老总竺延风。接受采访时,记者问:在一汽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么?他平静地回答:“只做了一件事——推销。我是一汽第一推销员。”一个堂堂的央企的老总,坦然自若地将自己放在推销员这个让人轻视而卑微的位置上,你说,这不是征服吗?
    老聃十分崇尚“水”。他认为,水既有激情澎湃、排山倒海之能力,又有含屈忍辱、藏污纳垢之雅量。《周易》坤卦的《彖辞》曰: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大地和水都是卑微的,卑微得常常让我们鄙视,因为我们无法从正面看到它背后蕴藏的那无所畏惧的巨大能量。
    细细品味,人的一生真能留到最后的记忆,往往不是曾经的辉煌,而是那不以为然的卑微一举。

作者:孟琳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