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沈阳11倍扩容的跃进与恐慌  

2009-06-29 15:31:05|  分类: 观察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阳大扩容,这是政府官员和市民这几年普遍关注的一件大事,也是城市走向大发展、大繁荣的一个前奏。对此给予多少掌声、多少赞歌都不过份。
    11倍的扩容,对沈阳来说意味着其城市的外延和内涵要来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就在一片片潮水般的赞扬声中,不知道有谁会对沈阳的大扩容还能尚存一份冷静,一份沉思。
    也是在沈阳,几年前马大娘借厕被拒以致当街尿裤的新闻曾经引来无数声讨,让整个沈阳城汗颜的马大娘如今已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现在,沈阳尽管建了1331个厕所,但类似马大娘“内急”而找不着厕所的也仍不在少数。
    2004年11月,沈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向全市的企事业单位发出一封公开信,要求沿街企事业单位向市民开放厕所;2005年4月沈阳市政府下发《关于公共服务单位内设厕所对外开放使用的通告》,接着有570多家沿街单位的内厕对外开放。
    “内急”与城市的大扩容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内急”找不到应急场所的事实,却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城市建设和管理出现了与人文居行不和谐的矛盾。
    还有像供暖、交通、能源等诸多问题也让城市的决策者常常眉头紧锁。
    一方面亟待要扩容扩建,一方面亟待要完善城市服务功能,谁能解开这“二律背反”?

沈阳城边在哪儿?
    沈阳,一个以老工业基地而闻名遐尔的省会城市,在改革开放短短的30年里的变化可谓是“天翻地覆”,从东到西,由南至北,每年都在以几何级数的速度膨胀。再精明的沈阳人也难以精确地计算出沈阳的城边现在究竟在哪里。
    细心的人已经发现,我们一直信赖并视之为不便的工具书——地图,如今变成了像电脑一样容易过时的东西了。城市地图不断推出升级版本,每一次版本都是一次扩张。
    1976年的沈阳版图面积只有158平方公里,到了2000年已发展到217平方公里。也就是说,14年,沈阳城区的面积增加了37%。
    资料显示。“十五”期间,东陵、于洪、苏家屯、新城子这些远近郊区都摇身一变成了城区。以往民间“市内5区”(和平、沈河、皇姑、大东、铁西)的说法,变成了“市内9区”。至2005年年末,又急剧扩展到310平方公里。
    30年,沈阳城扩大了一倍!
    然而,大手笔或大动作还在后面。2006年,也就是十一五计划开局之年,沈阳市提出了“东优,西进,南拓,北统”的城市发展战略,大有将沈阳城边“无限扩张”或“无线延伸”的咄咄逼人之势。市政府秘书长马占春在2006年2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抖出猛料:沈阳计划在目前310平方公里城区的基础之上再扩容11倍,成为规划面积3551平方公里、人口千万以上的大城市。
    一笔豪墨,勾勒出沈阳的超级版图!
    话音刚落,满城喝彩。“三环要成市内路”、“农民正在变市民”、“沈阳铁岭同城化”、“沈阳抚顺一体化”等,城市的大扩张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无限的想象也会撬动城市无限的发展。一个“大”字在诱惑着沈阳。
    “大”字是人们发展的梦想,也是人们财富的所求。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广林认为,这一战略规划尽管仍是概念意义上的,但对沈阳的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首先,规划反映了城市的土地供应将予以增加,这将对房价稳定产生积极影响,老百姓将从中得到实惠。其次,近郊农村尽管不能在短时间内城市化,但是在子女基本素质、生存技能的提高方面,应该为进城并适应城市生活着手进行准备。大城市能够对资源进行更加集中,高效的配置。
    辽宁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林木西教授认为,四大空间规划是对沈阳的一种定格,特别是沈北新区的批准,使沈阳城区规模扩大了数倍,为沈阳未来发展提供了便利。
    官员也站出来表态,沈阳向四周发展建新城是非常必要的。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严文复说,沈阳城市化进程不仅是要把三环以内变成城市,而且要跳出三环向四周发展建新城,三环以内将成沈阳的核心城区。我国城市化平均水平是40%以上,而沈阳的城市化水平已经达到65%以上,在国内处于较高水平位次。一直以来,沈阳都围绕母城进行发展,虽然母城发展得很好,但也带来诸如交通拥挤等问题。而从国外情况看,一个大城市发展一定要发展新城。
    为了让沈阳的扩容规划实施得更科学,一则“国际征集函”从沈阳发向全球,其悬赏金额高达20万美元。
    从现在开始,在东经122°25′至123°48′、北纬41°12′至42°17′之间的沈阳城要下决心、拼力气改变自己的经度和纬度。

11倍的扩容 沈阳能承受得了吗?
    扩城所带来的大量人口流入,给能源和资源的供给带来巨大压力。
    众所周知,沈阳是个缺水的内陆城市, 加之多年来对地下水资源的过量开采,缺水已成为事实。2003年的资料显示,沈阳市人均水资源量仅为338立方米,是全国水资源人均占有量2300立方米的1/7,是全世界人均占有量的1/32。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十五”期间的一组数据,沈阳2001年全社会用电量为115.2亿千瓦小时,2006年涨到了154.3亿千瓦小时,增长了34%。照此速度发展下去,10年后的2016年,沈阳市的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277.1亿千瓦小时. 如此巨大的用电量,无疑又是沈阳扩容的一大压力。
    能源状况也不容乐观,液化气供应量, 2001年为43653万立方米, 2006年已上涨至的45423万立方米。天然气供应总量2001年为11878万立方米, 2006年涨到了22816万立方米,番了一翻,如此速度,令人瞠目。
    大量人口流入,一旦物资供给不足,引起水荒,电荒,能源荒,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再来看看沈城的交通: 1990年沈阳全市民用车辆拥有量为78841辆,而到了2006年竟增加到了478550辆,是十几年前的6倍。让人在欣喜于沈城人民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之余,不禁为沈城的交通感到担忧。照此速度发展,10年后的沈城道路,恐怕要举步维艰。
    那些乘公交车出行的人们,更是苦不堪言。记者经常乘坐的236、255等公交车,车厢内黑鸦鸦一片人,“坐”车只是奢望。在温饱基本解决的今天,人们不复为衣、食而忧,却日渐为住、行所扰。
    再说说沈城的环境,2001年沈阳的工业废水排放量为7414.03万吨,而到了2006年已增至7663.23万吨;工业废气排放量2001年为460.4万立方米到了2006年已增至1114.78万立方米;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2001年为324.73万吨,2006年增至614.24万吨。不难想像,更多的人口,更大的城市规模,势必要带来更多的机动车尾气、更多的生产、生活污水、更多的噪声、更多的生活垃圾、更多的白色污染……
    数据显示,到2005年11月1日零时,沈阳市常住总人口达到740万人。要建成人口千万以上的大城市,也就意味着还要吸纳近300万的外来人口,这些移民二代即外来打工者子女的教育问题不禁令人担忧。
    还记得春晚时农民工子女道出的《心里话》吗?“我们的校园很小/放不下一个鞍马/我们的校舍简陋/还经常搬家/我们的教室很暗/灯光只有几瓦/我们的桌椅很旧/坐上去吱吱哑哑……”
    不再受种种体制的束缚,不再因交不起借读费、赞助费而被拒之门外,明亮的教室,崭新的桌椅,这些外来打工者的子女应当享有的权利,沈阳,扩容前都准备好了吗?
    外来人口的迁入,需求量进一步扩大,房价还会进一步飙升,外来打工者无力承担,逐渐被驱逐到城市的边缘。城市一天天地变大、变胖,而他们的生存空间,却越来越拥挤。由于交不起费用,他们聚居的小区没有物业管理,没有工人清洁。他们    疲于奔命,把方便、舒适带给别人,自己却生活在脏、乱、差的环境里。
    如何应对这一系列问题? 11倍的扩容,让人看到了11倍的收益,同时也看到了11倍的恐惧。

大扩容能否带来恐慌?
    其实,城市的扩容并非沈阳专利。在以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经济区、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经济区、以北京为中心的京津塘经济区的经验启迪下,各市争相扩大城市规模,一个个扩城计划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出台。
    《7小镇变身小城市成都城市群扩容》、《2020年泉州城市大扩容》、《广东整合城市资源,掀起城市扩容浪潮》、《湘潭河东新区:建设提速城市扩容》、《郑州“扩城”楼市投资回潮》等等,从这一个个新闻标题上,就不难看出各地扩城的劲头和力度。
    据有关部门数据,全国661座城市中,有100多个城市提出要发展成为国际化城市,30多个城市提出要建中央商务区。
    早在2000年,前世界银行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Stiglitse)就有如下断言:对21世纪人类社会进程影响最深刻的两件事情: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二是中国的城市化。
    1978年底,我国城市化水平仅为17.92%,96259万人口中还有79014万生活在农村。到上世纪末,即2000年11月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国城镇人口已占总人口的36.09%。
    20%的提高,英国用了120年的时间,美国用了80年,而我国只用了短短的22年。
    未来几年,中国的城市化仍处在加速阶段,根据社科院的测算,今后每年将有1000万-1200万农民进城。
    难怪有学者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至少有三个“世界之最”: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潮──民工潮;人类历史上增速最快的城市化率;全世界人数最为庞大的城市人口。
    扩城是一把双刃剑。
    扩大城市规模,不同的城市,势必也要面对与沈城相同的难题。
    众所周知,我国虽然地大物博,但由于人口众多,资源的人均占有量很有限。
    资料显示,我国城市,多数缺电;超过400座城市缺水,人均水拥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3到1/4。
    耕地资源也逐年萎缩,从1996年年底到2003年,7年间我国耕地减少了1亿亩,其中绝大部分被大规模城市拓展所占用。越来越多的耕地被吃掉,其结果是吃粮越来越难,粮食缺口越来越大。
    随着昔日的良田沃野,变成各种名目的建设用地,失地的农民为了寻求出路,不断涌向城市。他们的进入,加大了城市的就业压力,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不安定因素。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几家研究所联合发表的题为《中国城市污染控制》的研究报告中分析我国环境情况:“一些中国大城市的空气污染属全球最严重之列”,“中国城市仍然位居全球烟雾最重的城市之列”,“环境恶化问题依然严重”。
    在2006年的“首届中国城市发展与规划国际年会”上,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正华指出了中国城市化过程中的6大压力:人口三大高峰(即人口总量、劳动就业人口总量、老龄人口总量)相继来临对中国城市化的压力;能源和自然资源的超常规利用对中国城市化的压力;加速城市生态环境"倒U型曲线"的右侧逆转带来的压力;提高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和质量对于中国城市化的压力;加速国家不同地区城市之间的共同富裕是一项艰巨而重大的任务;国家信息化进程的急速推进和国际竞争力的培育。
    面对种种压力,2005年3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提出抑制城市建设规模。许多专家学者也提出叫缓中国的城市化。
    知名学者陈伯君先生在《转型期中国改革与社会公正》一书中指出:“我们现在的城市化率提升的速度太快,成本太高,已经违背了科学规律,报应正逐渐降临。“叫缓”城市化进程,就是强调尊重科学,回到科学发展的轨道上来。我们不能重蹈发达国家曾经的覆辙。中国的城市化,要在充分汲取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走好自己的路。”
    许多城市无视理论界理智的呼声,不顾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与资源承载能力的局限性,盲目攀比,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建宽马路、大广场,标志性建筑物。
    城市规模逐年扩大,所造成的交通拥挤、环境污染、住宅紧张、教育、医疗设施超负荷运转,治安环境恶化等一系列城市病也一日重似一日。
    循序渐进,欲速不达,这些老生常谈的理论,在我们盲目急进时,想想很有用!
    城市的中心地位是以经济、政治、交通、文化等发展因素来确定的,而不是以人口数量和占地面积来衡量。城市空间的扩展受到城市发展的内力和外力综合作用,同时也受到自然生态环境、交通、资源条件、城市状况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这些积极的和消极的因素相互作用,共同构成了城市空间扩展的不同模式,所以,要揭示城市空间扩展规律,就必须分析这些因素,以制定沈阳合理的城市拓展空间。

作者:张楠 孔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