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最小井盖与最大陷阱  

2009-12-28 10:1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inimum well cover and maximum snare

■ 徽湖

 

 

彷佛一夜之间,中国就阔绰起来。城市的马路宽敞了,楼房高大了,一片光鲜和现代化的景象。

但一旦出现暴风雨雪等自然灾害性天气,城市驴粪蛋的本质就显露无遗。这几天在华北地区遭遇50年不遇的暴雪,就让几个平日自诩为现代化的大都市在一夜之间回归到原始社会,交通瘫痪,食品及蔬菜等生活必需品供应不及时或停顿。难怪有市民抱怨:出门基本靠走,吃饭基本靠面(方便面),超市平日1毛多钱的大白菜竟然疯涨至每斤10元,就这样还被一抢而空,后来者只能捡几片别人丢落的菜叶。

如果说突发性灾害天气是城市羊癫疯的话,那么城市马路上的井盖问题就是致命的牛皮癣。前者损失惨重,甚至威胁人畜生命,但毕竟次数有限,通常几年遇一次;而后者,总是在马路上正大光明张着血盆大口,随时准备吞噬人的生命。在网络上输入“井盖”二字,你会发现其人气丝毫不输小沈阳。数百万的网页显示的内容惊人一致:井盖被盗,车损人伤。据不完全统计,每个城市每年因为井盖丧命的竟达数百人,“井盖”被赋予马路杀手称号,当之无愧。

灾难天气发生时,我们总能看见领导、政府、部队慰问、救灾的身影;总结大会上总能诞生几位感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但遗憾的是,一个擅长做大事能把火箭和飞船送上天的民族,却解决不了井盖这一小小问题。如果有一天,有人能够彻底消灭井盖这个“马路杀手”问题,老百姓也会选他当英雄。

2007年上海举行国际赛车街道赛,赛中由于井盖翘起,致使飞驰的赛车连环碰撞,比赛因此中断4个小时。对于国内媒体来说,小井盖引发的撞车纯属意外,无碍赛事组织的完美。但在外媒眼中,赛事组织方等同于杀手。组织方为赛车手提供安全赛道天经地义,比赛中出现井盖翘起,就有可能造成车手撞车毙命,因此比赛组织者背上杀手的称号一点儿也不冤枉。国际重大比赛尚存井盖隐患,可以推断在平常生活中,市民出行更会受到井盖的威胁。不过国人对此早已预防,中国驾驶员考试中,“轧井盖”成了必考科目,放眼全球,这是绝无仅有的。

小小井盖,人命关天。但井盖是无辜的,只是设计与管理出了问题。造成井盖血口大张的原因有三点:一是井盖被盗,导致行人或车辆中弹,这种情况最为常见,此类问题按常理应归结为社会治安问题;二是井盖被相关产权单位挪开后,事后并未归位,这纯属管理问题;三是马路上井盖特别多,几乎每隔三五米就有一个,当发生大雨天,难免有井盖被雨水冲开,还有我们的井盖总喜欢高出马路几公分,这当属技术性问题。

在国内各个城市,公安机关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井盖丢失的报案。在武汉,当地水务局每年因为井盖丢失造成的损失就有300万元,如果加上其他部门的井盖丢失,损失高达千万元;而在广州,每月丢失的井盖竟达3000余个,损失直逼百万元,井盖问题已经成为城市的常态治安问题。盗贼每盗走一个井盖,获利也就数十元。很多人把城市里井盖、电缆、电线被盗原因归结为进城务工人员素质过低。确实有一部分农民对盗窃井盖“情有独钟”。但此类人除了法制观念淡薄,急功近利外,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过度贫困。为了几十元走向犯罪,如果不是穷得走投无路,谁宁愿流血为一个井盖子铤而走险?

每到年底,都是井盖被盗窃最频繁、最高峰的时段。当一个农民在城市辛苦奋斗一年,最后却因为老板拖欠工资或卷款逃跑,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时,加之社会对他们一贯歧视、漠视,最终他们选择盗窃还难理解吗?由此看来井盖被盗更折射出一个社会问题,任何现象背后都隐藏了深刻的本质。如果我们的城乡差别不消除、过度的贫富差距不缩小、农民失地和城市就业问题不解决,这种现象就会长久的存在,在贫困和饥饿面前,选择道德的堕落是不可避免的。生存的恶壤不改良,逼良为娼、逼良为盗的事件就永远不会消除。

每当井盖丢失或被盗时,很长时间都无人过问,到底谁来负责补装更换,只有天知道;还有因井盖出现行人致残或死亡时,却发现无处可诉。出现这两种情况根本原因在于井盖,竟然多达40余家产权单位。俗话说,婆婆多的孩子没人管,时常出现井盖丢失无人管,受害者投诉时无法确定责任单位。井盖的各产权单位“自扫门前雪”,出现事故后最擅长和受害者进行扯皮,相互推卸责任。而国内城市的管线建设更是各自为政,各修各的,所以马路是修了挖、挖了修,成了典型的拉链工程。但无论在欧美发达国家,还是社会主义的古巴、朝鲜等国,这些国家所有市政管线都统一集中在地下通道里,所以马路上鲜见井盖,当然也就不存在拉链了。

在管理体制上,我们的城市公共管理非常混乱。在美国和加拿大,不论水、电、气、污水、交通及电信,地下通道的管理统一归市政一家。如果出现问题,责任完全在市政,就不会出现国内的扯皮、处理效率底下的情况。井盖问题,实质上涉及到一国公共事务的管理水平。在美国,任何一个公民如看见不好的事情,或者看见有可能造成自身或他人的公共安全隐患时,即使危害没有发生,也可以立马去法院进行起诉,这就是所谓的事前预防法律。但在我们国内,当前的法律实行的是本人受到危害后才能够要求对方承担责任,否则你的起诉法院是不会受理的,这就是事后惩罚法律。

这就意味着在美国任何一位公民在马路上发现有井盖丢失,就可以去法院起诉负责城市管理的公共事务局,上告其行政渎职。在公众无处不在的事前法律监督下,相信美国的市政管理部门对城市的井盖管理是不敢有丝毫懈怠之心的。隐患存在,伤害尚未发生之前,管理者就有可能面临起诉和天价赔偿。而同样一个中国公民,看见马路上井盖丢失,惟一能做的就是时刻保持警惕心态绕开井盖。只要你没有受到伤害,就没有起诉权利。只有你掉到井里,丢掉胳膊或腿后方能拥有起诉权,但起诉前你还要从40多个产权单位挑出自己的“婆婆”,这需要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当找到责任方时,受害者因无钱医治早已驾鹤西游了。法律制度和公民权利的不同,决定了两国公共事务管理水平的差异。

为了解决井盖问题,中国的一些市长也可谓煞费苦心。比如在中国南方某城市,主管城市的副市长就提出对全市4万多个井盖实行“人盯井盖”制度,市长亲自分管他家附近的一个井盖。而在紧邻日本,经常出现暴雨天气,城市下水道井盖经常被大水冲开,造成有人员入井。悲剧发生后,日本公共事务部立即派专家进行研究,经过技术改良,生产出不会被暴雨冲开的井盖,然后全部更换。同样为了公民安全,都体现了对人生命价值的尊重,两国官员在井盖问题上体现的责任感值得称道,但在解决问题的思路上各具特色。

日本人靠的是公共事务的“专家”从技术角度解决问题,既没有麻烦别人,又从根本上解决了事故隐患,这是一个职责分明、事半功倍的办法。反过来我们的市长以身示范、以情感人,可是井盖问题究竟是市长来管,还是市政部门来管。遇见事情,就要领导亲自挂帅,还要人人动手,这是中国式管理的常态。事情看起来领导非常重视,人人都有责任,实际上是谁都不负责。现代社会管理是职责分明的管理,讲究责权利统一,边界清楚,属于谁家的孩子谁抱走。如果市长方方面面都要管,还要相关职能部门做什么?再说其他部门及人员并不享有井盖的管理权力,也就不承担管理责任。退一万步,如果要承包井盖也应该是市政部门自己承包。我们的管理者习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从根本解决问题,还需要好好学习。

很多人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能够成功举办奥运会那样重大国际事情的大国,却整治不了杀人井盖、三聚氰胺毒奶粉、苏丹红鸭蛋的微小恶性事件呢?一叶知秋。从井盖的微观管理上,不仅反映出我们在公共事务管理水平上与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差距,更折射出我们在政治生态、经济生态以及人文生态上的失衡。从政治角度来看:我们的官员大搞权力崇拜,只求官运亨通和个人升迁。热衷于大搞城市形象建设,官员擅长办大事,不遗余力搞好献礼工程和面子工程,漠视民生工程。我们的基层官员法律意识和道德意识严重缺失,制度性腐败和道德腐败横行。权力和资本高度媾和,形成资本集权主义。在此背景下,民生问题包括井盖问题被抛之脑后再正常不过。

经济生态的失衡则体现在贫富差距拉大,生态环境恶化。在GDP政绩观的思想指导下,地方政府要的是经济成绩,因为经济增长和个人政绩挂钩,更能够中饱私囊。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官员们选择的总是金钱,而置国家的法律和人民的利益甚至生命所不顾。出现上述现象,归根结底在于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已高度一体化。政府就是经济主体、所有者,或政府是企业的一部分,或政府是企业的后台老板。当地方政府化身经济动物时,加入资本阵营参与大众利益瓜分时,这无疑是对号称市场经济的最大嘲笑和讽刺。国进民退的经济体系谈何市场、谈何公平?出现贫富差距拉大、生态环境恶化实属正常。

人文方面,我们丧失的更多。这是一个以钱为本,以利益为导向的社会,爱国主义的“精神保姆”已过时,道德已经成为大众讥笑对象。笑贫不笑娼,农村女孩为了金钱不惜出卖肉体;女大学生热衷被包、乐当二奶小三;90后嫁人要嫁黄世仁;河南艾滋病村、陕西拐卖妇女儿童成风、各城市犯罪率提高等都是价值观出现颠覆的具体表现。连最纯洁的大学校园都成了腐败、官僚和学术造假者的乐园。利益成为各种社会关系的核心,但令人绝望的是,利益并非社会的黏合剂,因此这座利益大厦因为缺乏道德而并不牢固。人与人之间、阶层与阶层之间、官民之间互不信任甚至互相敌视,社会道德堕落、政治诚信受损。

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专制社会一定会导致效率低下,一个现代化国家的标志是民主政治化、经济市场化、文化多元化。从这三个方面来看,要想建立一个和谐、民主的中国,可谓任重而道远。市场经济和多元文化要想真正实现,就要从根本入手,进行渐进式的政治体制改革,转变政府职能,加强立法建设,让法律释放出真正的权威和震慑力。唯有如此,大部分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证,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方有希望。只有把根本性的问题解决了,民众才能放心走在大马路上,不必害怕井盖这个马路杀手吞噬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