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社会理想仅是个奢望吗  

2009-12-25 11: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s the social ideal a wild wishes only

■ 陈达夫

 

 

这段时间似乎也不平静,随便读了一些西方学者的政府学、行政学及乱八七糟的书籍,可越读脑袋越乱糊,连思想及价值取向也变得模糊起来。

应该说,这都是源于这样一个现实问题对自己努力意义的拷问:在极权国家以及威权国家,民主思想与宪政诉求应该是没有价值的。毕竟按照美国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Huntington·Samuel·P,1927.8.18~2008.12.24)的观点“国与国之间最重要的政治差异,不在于政府统治形式的不同,而在于政府统治程度的高低”,一旦某个政府拥有强大的、无可比拟的武力机器,现实的政治体制与人民生活并不会有任何改变。这样的背景下,无论如何腐败以及社会机会被操控于少数人手里;无论社会人的良知如何堕落,且愈来愈倾向于毫无道德要求的物化追求等方面,都客观存在,但无法根治,也无需治理。一切只不过为了等待下一轮此起彼伏的屠戮与剥削。至少,可以说,目前有关美好愿望的理想,只能算是社会科学学者和民权人士心中的乌有之乡。

究其原因,则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武力确实被某个小团体牢牢把在手里,并且,他们在时刻炫耀的森森屠刀之下,屠夫首领建立了“猪若想肥,则只能投靠与顺从屠夫,且时刻不得跨越雷池,并奖励猪们抢夺彼此利益”的社会机制。确实是充分发挥了“见利而忘义”之以恶治恶的人性道理。

可见,确实如此,“强有力”的政府控制能力,比任何形态的政府模式都更有利于控制社会。正所谓:“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暴力武装的打击或破坏能力确实太过强大了,以至于道德是不值一提的。这个方面,古代宗主制政体也延续了好几千年了,特定国家的绝大多数人们业已养成或逐步接受相同的人文精神,并且,或许我们更可以由此而认为,暴力政体发展至最佳阶段的标志,应该是连社会的文明形式也可以完全通过物化的东西来体现和标榜了。应该说,这些方面完全是可以从许多的国家制度与社会变迁中得到启发与印证的。

了解这一点后,我很久都陷入到失语的迷惑与沮丧之中,并且一度认为社会科学学者和民权人士有关美好愿望的理想原来毫无意义。因为客观的现实是,每个人除了可以不择手段地成全自己个人之外,任何一丁点的社会理想,都会让个人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并相应地付出富足的生活代价。

有编辑问我,不久前,又一位海外华人获得了诺贝尔奖。有人就说了,海外华人不过3000万左右,占全球华人的不过2%,但却出现了8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而大陆却一个也没有。这是为什么呢?还有人说,为什么获奖的海外华人基本上都不是处在社会科学领域呢?对这些大家不言而喻的问题,我不想再自以为是地加以重复,其实我们心里都想说的是:这说明了我们的社会体制和社会精神存在许多问题。但当下,我现在不敢多声语,唯恐惊了天上人。

对此,也许如某人煞有介事地总结:“高锟获得诺贝尔奖有一个不同于中国过去的个人成长路径:于新中国成立前移居香港,于香港回归前移居美国。”从形式和现实上,还是值得人们深思的,尤其对那些悖逆官权意志者有现实的参照与激励作用。140万美元,尽管对于那些导致最近香港房价飙升的、背景复杂的豪客们是不屑一顾的,但起码说,确实是足够让国内的某个真知者,可以买套够得上“欢颜”的房子了。

另外说了,我前面龃龉不合甚于不满的那句“未必仅仅是因为‘恐惊天上人’”,也非无来由之语。因为,我们不要忘了,这个特定民族的老祖先除了遗留下许多好脾气好传统之外,也世代相袭了一些谈不上好的糟粕“牛”脾气,譬如典型的,大家伙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族人们经常会发出国骂:“他妈的,那值个啥!”是不是看见,并告诫我们不要忘了:族人们不仅对武装的权力有奴性,也对武装的金钱有奴性,并且,特别善于“精明”地炫耀抢夺彼此之间成果的聪明才智。对于真诚劳动与公平利益分配的价值观,族人们向来是对公平交易没有兴趣的,并且基本上喜欢嘲弄“愚蠢”的勤劳致富与真诚工作。

确实是,关起门来,大家伙还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玩得够凶、玩得够转的,还是那造就累累罪恶之凶神恶煞的武力威胁,以及合法化的丢票喊款。不过,现在水平高了许多。毕竟有了刀子架在被逼者背后,拉票就容易多了。他老大的权和资本家的钱,几乎是一见钟情,迅即合作寻欢。此后,通过物化的繁荣景象和配套的耀武扬威,是足以让一切道德文明的形式黯然失色与就地遁形的。

这个时候,哲学思想和社会美德存在的意义,只能成为社会科学学者们聊以自慰的兴趣和爱好了。学术思想的社会性和道义性早就不复存在了。

又有伊人谈及社会人心,颇为心碎。沉默半晌,某人还说:“古往今来,独裁社会,人多为己,考虑问题也是先己后人。这首先是因为,权力和金钱的实际持有者,通常是不需要考虑别人的利益和感受的;其次是因为,追求权力和金钱者,势必刻意投其所好,并以实现某日不再考虑别人的利益和感受,作为自身个人成就的巅峰成就与炫耀目标。同时,这个社会确实存在大面积的许多人不需要依靠个人努力,就能唾手可得的现象:他们充分利用亲情、爱情、婚姻等方式,就能单向获得利益满足和某些机会。因此,既然个人需要不是首先建立在别人的需要之上,已经成为社会制度的主要精神核心,那么,普通人平安生活的哲理,未必就不是随遇而安的知足常乐和学会遗忘。对于平凡人生来说,人们需要习惯于经常地当受伤为幸福,当挨骂为机会来了。”

真正的尊重和美好,以及基本的道德生活,譬如公平与正义,其实是不属于独裁社会的,无论它极权或威权。既然人们活在毂中社会,难免摩肩接踵,平凡人生且当活着就是美吧。而思想者未必不是只有走上高锟路径,抑或如瘾君子西出阳关得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