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中国式寻才:潜规则当道,伪精英辈出  

2009-12-14 10:3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earching for talents in Chinese way:the unspoken rules block the way

pseudo elites come forth in large numbers

 

 

美国人不学奥数,却成就了人才天堂。

中国人精于计算,却找不着标准人才。

这应是一个最好的人才时代:生产力升级,创造力珍贵。

这亦是一个最糟的人才时代:潜规则当道,伪精英辈出。

中国最缺的是创意,创意最缺的是本土人才。

人才最缺的是心态,心态最缺的是社会土壤。

最失败的集体主义,是崇拜财富,又反感创造财富的精英。

最失败的人生活动,是不断工作,又远离兴趣、梦想与天赋。

最成功的人才生态,划分的不是精英与凡人,而是发现与协作。

最成功的寻才启事,提供的不是薪酬与地位,而是自尊与宽容。

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而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培育出来的,所以没有这种民众,就没有天才。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获得最后胜利之时,守卫波恩大学的一位美国士兵正进行一项伟大的工作:他蹲在马桶前面,将马桶中的碎纸片细心地全部掏出。波兰籍的他一定想不到,自己正掏出一份全世界最有名的寻才启事,足让他载入世界历史——碎纸片晾干后拼成的“奥森伯格名单”上,记录着德国科研计划摘要和科学家的家庭地址,让随后开始进行艰难寻找的美国,用软硬兼施的手段令100多位科学家前往美国。这些核能与航天领域的德国科学家,最终为世界科学中心从德国转移到战后的美国作出贡献,再次证明人才足以改变世界。

2008年,在五星级酒店数目全国第三的东莞,一位守卫酒店的保安正担忧明天的饭碗。按香港《星岛日报》的说法,受产业升级、工厂转移影响,东莞去年开始出现酒店倒闭潮,四星级以下的酒店关闭一大半。东莞旅游局长声称这个说法子虚乌有,但东莞必须转型却是无人争议的事实——“中国制造”面临升级,“东莞塞车,全球缺货”这句赞美已变成一个警告。此间,人才缺乏被视为东莞转型的最大障碍之一。在高技能人才缺口100万的广东,东莞这个百万农民尚在转变为现代市民、景观凌乱并缺乏人文气质的城市,五星级酒店与工厂流水线对人才并不具有吸引力。

有评论将东莞的成长烦恼进行了升级:“今天的东莞,便是明天的中国。”中国城市在吸引人才的道路上十面埋伏:招聘难就业难并行不悖;人才培养和人才需求背道而驰;缺劳动力也缺创造力;全球化时代缺乏全球视野人才;西方人才指标与传统文化冲突;有饭碗没事业的抱怨声起;潜规则扼杀人才;缺乏适合人才生存的都市文化……

“我终于理解了9%的经济增长率意味着什么——一个从不停止运转的经济,工作昼夜不停的轮班倒以弥补失去的时间。对中国而言,需要弥补的时间是550年。”1992年,12.8%的GDP增幅让中国人从此成为了“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国家”的居民。“休克疗法”之父杰弗里萨克斯来到了中国,如是说道。

有研究表明,增加一名高层次人才能带动的GDP增长份额是增加专业技术人才的4.29倍。但招揽人才从来不只是经济问题,对工作环境挑剔的高层次人才与对人才挑剔的中国招聘官,其实正面对一个最大敌人:充斥反精英情绪与潜规则的中国人才文化。经历过经济高速增长的眩晕之后,人们渴望一个天才辈出、人尽其用的人才理想国,让这个国家再进一步。当中,若放任文化惯性成为吸引人才的障碍,需要弥补的时间也许就是5000年。

囚徒困境:还要制造多少伪精英?

经济学有一个“囚徒困境”的故事,两个嫌犯作案后被警察抓住,分别关在不同屋子里接受审讯。警察分别告诉他们,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1年;如果两人都坦白,各判5年;如果一个坦白一个抵赖,坦白的放出去,抵赖的判8年。这样的逻辑下,囚徒的最优选择是坦白。从“囚徒困境”或可看出大学生遭遇就业失败的困境,一是社会需求与人才教育对人才理解的不一致,正如两个不能交流的囚徒;二是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去参加考试是不得不做的最优选择,正如选择坦白的囚徒。

对国家而言,必须改变制度脱离囚徒困境;对个人而言,只需拥有应对人才泥沼的心态。一个在高三时选择放弃高考,一个因地理会考两次不及格而失去高考资格,80后的亿万富豪李想和茅侃侃都活得不错;郑渊洁自己不高考,也不让儿子高考,结果他的儿子开着宝马去应聘,对负责招考的总编说:“工资好说,只要能给我个车位就行。”

小聪明症候群:还要习惯多少潜规则?

美国有“天才儿童教育局”,英国有“天才儿童国家协会”,法、德、日、澳等40多个国家都开始发展超常教育,中国有少年班。但有报道称,中科大少年班在2008年3月举行30周年庆典的时候,面对中国少年班光环褪去的尴尬现实,老班主任贺淑曼只能哭泣以对。

这位班主任认为中国的超常教育目前缺乏理论体系。据说1988年开始,她就四处托关系申办超常人才专业委员会,但结果让人失望:“高等教育司说,超常教育应该包括中小幼人才的阶段培养;找基础教育司,说这超常教育还有大学阶段,我们管不了;找特殊教育处,说他们只管针对残疾人的特殊教育。”

有人笑言,英国福利彩票用来资助精英,中国的福利彩票用来帮助弱智。中国人偶然会陷入某些反精英的误区——企业口口声声需要人才,主管却担心出色应聘者损害自身地位;升斗百姓内心崇拜财富,却对精英没有好感。在中国的人才生态中,最难的是一条为天才或特殊人才准备的专用上升通道。

中国人不重视精英的坏习惯,其实从小学生春游的时候就开始培养——大家一起去爬山,爬得最快的人,必须等爬得最慢的人。记得鲁迅在《未有天才之前》中这样说过:“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长育出来的,所以没有这种民众,就没有天才。”这句话其实从未过时。

“中国队再也进不了世界杯了,50年内!与日本、韩国相比,我们的身体条件好,可为什么我们踢不过人家?放到社会和文化的环境看,我们没有那种团结协作,无私无畏为集体奉献的精神;和拉美、非洲相比,没有个性狂野,没有激情自由。我们是表面上看没个体,暗地里看没整体。我们不适合搞这项集体运动,对中国人来说,足球要上11个人,太多了!”

这是黄健翔一度对中国足球的评价。球迷们一边为中国足球缺乏天才而愤怒,一边看着体制让足球学校沦为贵族学校,有天赋的穷孩子都到哪里去了。世界杯其实是中国人才的世界竞争力缩影——在国际高智商的俱乐部门萨会,香港人通过入门测试比例高达80%(世界平均比例是2%),但这盛产高智商人类的国家,为什么创造力人才仍是稀缺品?

回想起来,学校里最应该教心态、自尊和宽容,宽容别人也宽容自己。

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是什么都不做,除了自己感兴趣的。

人生最大的幸运,就是在这个世界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然后再在里面找到一个饭碗。这是香港作家李碧华的忠告,想必她自己是达到了。

依李的话,假如感兴趣的事情做不了,不能拿来当饭碗,这便是人生最大的不幸。不幸的是,我们大都沦为了这种不幸。

不是吗,问问有多少人是喜欢当下工作的,又有多少人牺牲了少年时的志向。现实的情况是,被攻击得最多的垄断部门是大学生们最想去的;被攻击得最多的官员是大学生们最想当的,录取比例可以是几百比一、几千比一甚至几万比一。为了饭碗牺牲兴趣,这是多数人的现实选择,多数人的悲剧。而悲剧下找到的工作怎么能有个正常心态呢。

不妨改一改黎叔的台词:21世纪最缺的是什么?是人才!人才最缺的是什么?是心态!现在的老板抱怨最多的是80后员工的频繁跳槽。其实雇佣双方心态都不对。 老子教我们“柔顺似水、道法自然”,这个“自然”就是自己的天性,觉得不舒服的事就不要做。中国当下“急吼吼”的心态,最需要二千多年前的良药。南怀瑾曾妙喻,佛家是开米店的,提供精神食粮;儒家是开杂货店的,应有尽有;道家是开药店的,有病治病。当代中国人吃下一颗名叫“成功”的毒药,需要老子来解。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