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经济MOOK

中国最挑剔的读物

 
 
 

日志

 
 

杨白劳死亡事件的调查报告  

2009-11-27 13:0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nvestigationreport of Yang Bailao’s death

■ 疯马

 

 

笔者认识的一些朋友近年来相继成为债权人与债务人,这种现象算是成家立业的具体表现吧!

中国人讲究朋友之间有通财之义。无需问由,无需字据,充分体现了中国人重感情轻财产的侠骨柔肠!谁过日子房顶上开窗户——六亲不认呢?市场经济裹挟着中国人一路小跑,疲惫不堪。于是乎这个债那个债,争奇斗艳起来。“杨白劳与黄世仁”的恩怨情仇在这人生大舞台上经久不衰,长演长新。

我们身边的有“杨白劳”,也有“黄世仁”,也有二合一复合型人才,有时真感叹杨白劳与黄世仁之间那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杨白劳们说黄世仁是寄生虫吸血鬼,黄世仁们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人难当!

“杨白劳与黄世仁”的事就是这么回事,虽然版本不同,但谁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一起由债务纠纷引起的人命案,放在今天应该是在央视二台《经济与法》节目播出,但绝不会产生当年那种效应!据说当年延安演黄世仁是一项高风险职业,动不动就被台下有着高度革命理念的战士当场击毙!(双方都太投入啦。)当然我们不应该用现今的眼光看待当年的事儿,因为历史是有局限性的,如果我们用今天的科学发展观来看待历史,那就难免有装大尾巴狼之嫌!但这件事不妨碍我们用现在的目光去分析!毕竟现今债务问题已经是中国人日常所能接触到的问题,国债、私债、按揭、呆账、死账、高利贷、烂尾账等等都是一个债的问题!在这儿,咱们把它综合化、人性化地移植到杨黄二人身上。

时间:万恶的旧社会(1949年10月1日之前)

地点:华北农村

人物:黄世仁、穆仁智、杨白劳、喜儿、大春……

关系:黄穆二人为上下级关系、黄杨二人为雇佣关系、喜儿与大春为情侣关系、黄世仁与喜儿关系有点暧昧……

官方新闻发言人这样描述:恶霸地主黄世仁,在派管家穆仁智穆会计多次讨债未果的情况下,在大年三十儿残忍地逼死了常年在外流窜躲避债务的当事人杨白劳。在损失一石五斗实物地租及二十五块五毛钱的现金后,霸占了如花似玉的喜儿(此处删除少儿不宜内容250字),喜儿不堪黄世仁大老婆凌辱,跳崖而逃,杀死和尚,变身为白发魔女,后被大春认出,两人新婚燕尔之后杀死黄及黄大老婆后遂扬长而去,投身革命洪流。

是这么回事吗?也不一定!这里首先从黄地主(债主)及杨佃户(债务人)说起!先说一下地主与佃户是怎样炼成的吧!或者说地主与佃户是如何产生与如何分类的吧!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人类对土地的眷恋是与生俱来的,除了吉普赛人与犹太人等被压迫民族被迫居无定所外,地球村的绝大多数村民们都梦想有自己一块地,这可能是源于动物的领地意识,有一块地,再娶一个老婆,养几头牛,生几个孩子,这不就是近在咫尺的人间天堂吗?于是乎有人千方百计地,不择手段地,吃苦耐劳地、巧取豪夺地成为了地主。

类似于当下流行的《QQ农场》一样,广大劳动人民一般都具有当地主的潜质,这就如同当爷爷的人都有当孙子的过程一样。地主的萌芽期非常像打工仔,或者说就是打工仔!地主们通过节衣缩食买了块地,地主们自己忘我地工作,向土地要钱,向土地要老婆。这时候的地主是殚精竭虑的,他们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吃得比狗差,睡得比猪死!简单说这时地主已经开始不是人啦!地主通过不懈的努力,种菜、卖菜、再种菜、再卖菜……

在从事这类大运动量的活动之后,你会发现你有钱了!你可以拿着馒头蘸糖吃,你想蘸白糖你蘸白糖,你想蘸红糖你蘸红糖,可你还是选择买地,种菜、卖菜,你这样虽然会很让卖糖抑郁,可你却有机会体现你的社会价值。不过你又会发现你开始忙不过来了,办法是让佃户为你种菜卖菜。那些不愿意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吃得比狗差,睡得比猪死的还是佃户。

好了,经过不懈的努力,传说中的地主出现了!历史最彪悍的地主出现了!几年来的节衣缩食真正换了幸福生活!土地最大化,佃户优秀化,老婆多样化!总之您有钱了!您可以拿着馒头蘸糖吃,您想蘸白糖您蘸白糖,您想蘸红糖您蘸红糖!如果您再勾结官府、欺男霸女、涉嫌垄断、买空卖空、拖欠农民工工资……恭喜您,您成为了业内精英,您成为地主阶级中的成功人士,您已经有条件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了。传说中的极品地主,您将与恶霸比肩,几十年后您将被枪毙,您的孩子会被人叫成“小地主”,这对孩子的身心发育无疑是有益的,再过几十年您将奇怪地出现在一种叫“斗地主”的扑克游戏中!总之您将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焦点人物,您将冠以“狗地主”“死地主”的光荣称谓!简单说,您,地主中精英已经真正不是人啦!

忘了,忘了一些人,一些自始至终好吃懒做的朋友,这次非常非常的激动万分地恭喜您,通过多年来您的好吃懒做,您终于可以不当佃户啦!如果您没有因为还不上钱,而吃一些不利于健康的食品(比如卤水)死掉得话。我欣慰地告诉您,您不久以后就可以用一些非常规手段当上地主了!(鼓掌吧!感谢政府吧!)

好了,关系基本阐明了!基本上我可以为杨黄二人作出以下叙述。

事实如下:杨格村社区低保户杨某,在长期经营管理不善其顾主黄某产业后,而采取跑路方式拖欠管理费。而黄某作为当地年轻企业家,在杨某妻子患病及死亡期间有偿借贷杨某二十五块五毛钱(五分利),黄某在追讨贷款及管理费(一石五斗实物地租)未果的情况下,在年三十儿将常年从事豆制品加工,有钱买门神、买红头绳、买面粉包饺子,还兴致勃勃为女儿做发型设计、策划其女儿婚事、采用大唱“大鬼小鬼莫进来” 进而大骂债权人,大搞特搞封建迷信的杨某当场抓获。据悉杨某企图在女儿结婚后继续跑路逃避债务!后来黄某在杨某不识字的情况下,逼迫已没有偿还能力的当事人以女儿抵债,造成当事人杨某悔恨自杀。

下面分析一下此次事件的脉络和给我们的启示。

黄世仁是个什么人?简单说是债权人!他是个问题青年不假,他强奸妇女、持枪拒捕、商业欺诈(大斗进小斗出) 生活腐化堕落(黄世仁一妻七妾)、性歧视(“女人就是墙上的泥坯,扒了一层又一层”)。但是黄青年在他父亲在世时,就开始做慈善事业,借杨白劳钱。一笔是杨妻死了买棺材借下的;一笔是两年前杨本人生病借的,这一共为二十五块五毛钱确系高利贷,大年三十儿杨与黄对账时,杨某也承认这笔钱“当时言明是五分利”,而且有字为据!

这笔钱可以理解成青年农民企业家黄世仁先生的善款,这点上除了证明黄青年不光有爱心,有社会责任感以外,作为杨格村社区的唯一富人,黄彰显了他近公好义、扶危济困的一面。同时又证明了黄是一位遵守市场经济法则的好商人,黄在杨某跑路一年的情况下并没有为难喜儿,在苦等一年不良商人杨白劳后,大年三十儿才要账,这充分体现出这位青年商人的忍耐心与宽容性。他并没有通过司法手段拘留杨某,而是采取坐下来谈条件,非常以人为本地筑造人性化社会体系。

当然黄企业家也有错误,黄世仁的错误在于过高估计了杨某的债务偿还能力,初出茅庐的黄少东家,也许出于慈善,也许是为了日后霸占喜儿做先期投入(可以理解!为小利,必有大谋嘛!)。在没有深刻调查市场情况下盲目放贷,客观上造成了呆死账,上述是黄少东家的错误。至于后来他与喜儿乱扯属于刑事犯罪,这里不多谈,这里只说经济。

那杨白劳是什么人?简单地说是债务人!真是十分同情老杨同志,虽然他采取规避责任跑路,而且要将债务第一继承人杨喜儿嫁给大春,企图转移良好资产从而造成黄企业家人财两空的局面,还是同情。但这只是同情,想一想在黄企业家没有任何侵占与破坏老杨耕地的情况下,老杨却年年宁愿采取跑路躲债的方式,而不是认真务农,这点现代人很费解!当然,当时没取消农业税,粮食补贴发放不及时,没有农业小额贷款,没有农机农药国家补贴,没有农民养老保险等惠民政策,要不说旧社会落后呢!

但杨某不是个好佃农,他虽然在副食品加工(做豆腐)及发型设计方面(扎小辫)很有造诣,但从他年年躲债的情况来看,他显然不是一个好公民。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不能说杨某好逸恶劳。但喜儿一出场就是这样介绍杨某的:“年年欠东家的租子,一到快过年爹就出去躲账”,应该说杨某不是一个好的土地经营者。排除一些不可预见的原因,可能性的事实也许只有一个,杨某的体力、知识、以及劳动能力已经无法适应杨格村地区的农业体系生产啦!

可老杨宁死也不还钱,这与当初老杨与少东家借钱时的乐观开朗判若两人啊!(借钱时老杨受宠若惊,他后来的行为却让小黄吃惊!)如果换成现在,债务人宁可死,宁可坐牢也不还钱,那咱们银行就得统统改行开火葬场与监狱啦!这完全与诚信社会和谐社会背道而驰啊!杨某咱不管您出身多么纯朴,心地多么善良。换到现今社会,那些都不是您侵犯土地原有主人私有财产的理由!一个人的私有财产只要不是偷来的,抢来的,世俗社会中的任何个人、团体、甚至政府,都不得以任何理由损害小到一分一厘的利益。正所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才叫公信力!除非你我只承认杨的生存权而忽略黄的债权人的生存权!

市场经济的法则是无情,不是能靠掩耳盗铃唱“大鬼小鬼莫进来”聊以自慰的!规则就是给大家游戏的一块场地,出了圈、踩了线,那你就犯了规 !杨白劳与黄世仁都犯了规,从这个方面讲他们都不是好同志!也许他们应该看一下眼下的一分利、二分利、三分利还有更邪乎的呢。报纸上介绍说,讨债的拿大片刀,躲债的藏猫猫,自杀的听说过,被杀的也不少。唉,他们俩也许会心地坦然呢,嘿嘿。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